您的位置: 赣州信息港 > 汽车

酒家小说朔月之日夜凉如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4:46:56

【始】    几缕微光照进丛林深处,远远看过去,安静而诡异地涌出缕缕幽绿。一个黑影在这静默的夜晚快速地穿行,银白色的长发在萤光下显得耀眼而诡异。  黑影在茂林深处的一座小屋前止住脚步,手里的剑闪出刺骨的寒冷。仔细看过去,是名男子。在这夏日微弱的光芒下,那双眼睛清晰得有点突兀。他望望屋内,凌厉的目光满含杀意,随后破窗而入,房间里的两个人甚至来不及反应便已惨死在地。  男子望了望地上的尸体,皱了皱眉,眼里有些微的疑惑。正欲转身寻找其他目标,不料刚回头,便望见门口的那名女子。她金色的长发在微光下显得异常明亮,一抹略带迷离的金色光晕从她身上散发出来,萤火虫开始越来越多地在她周围聚集,房间突然就变得明亮起来。  男子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回头望了望躺在地上的一男一女。果然,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你要找的人已经死了。”女子开口道,声音低沉而哀伤。  “至少还剩一个。”男子的目光冰冷而决绝。  “呵呵,你以为你能杀得了我吗?蓝家世代拥有的缺陷,在我身上,已经不复存在。”女子眼里有轻薄之意。  “你是蓝璎珞?”男子有些微的诧异。  “不错,你是不是以为蓝璎珞早就死了?”  “哼,看来我的情报还不够精确,下次见面,必定取你命来。”  “银月,其实我们可以不必这样,何必每次都刀光剑影呢?更何况,你也知道的吧,你是不可能杀得了我的。”蓝璎珞的声音有丝丝忧愁。  “不必你多言,你若是想取我性命,取走便是。”说完他便头也不回地离开。  蓝璎珞望着他的背影,眼里闪过一丝落寞。每间隔一个月的朔月之日,他们便要这样刀戈相向,多少年,竟然从未曾变过。究竟要到何时,他们可以不必如此?难道真的简单到只因她是蓝家的血脉?  呵,蓝家,不知道还剩下多少人了呢,许是只剩下她一个人了也未可知。想到这里,蓝璎珞越乏忧伤起来。朔月之日,果真是痛苦的日子呢!    【初】    “银月,你等等我。”一名女子柔柔弱弱地跟在银月身后,眉眼精致,面容娇弱,过于白皙的脸庞显得似是被病症缠身一般。  银月停下脚步,回头望望她。彼时的银月不似那晚那般冷漠,眉眼间虽是有些严肃,但是多了几分柔情。  “影若,我说过,你不能乱跑,特别是今天,你和我都是力量弱的时候。若是有人要取你性命简直易如反掌,我保护不了你。”  “每个月的月圆之日你都要把我锁在屋子里,我受够了。”影若有些生气。  银月不说话。风扬起他的长发,那些飘离的银色就那样明晃晃地荡漾在空气中,渗透了些许落寞的味道。离家,该是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吧。离银月,真是个难听的名字,多少人或许都不知道离家还剩下他这么一个人。  作为杀手,即便被灭门也是很正常的吧,只是很可惜,他没有做好这个职业。王或许会对他很失望,他居然没有杀死蓝璎珞。  在之前呈上去的报告上他还信誓旦旦地说:蓝璎珞已死。可是,那夜,她分明就站在他面前。她周身聚集了大量的萤火虫,即便不是特别了解蓝家力量的人也会明白这股灵力的可怕。银月心里比谁都清楚,蓝璎珞的力量正在逐步复苏,朔月之日的她,极有可能无人能敌。可是,除掉蓝璎珞是他的使命,因为他是离家的人,背负着离家的宿命。    【忆】    四百年前,镜之国的统治者还是破。当时的名门是蓝家和玄门一族,离家当时并不为人知晓。  七百年前,破为了让整个大陆成为自己的统治区域,于是在所有地方都掀起了战争,杀戮与血腥洒满了整个离渊大陆。破拥有强大的力量,他用这股力量将反抗的人送进了地狱。于是,破统治了离渊大陆。  这一场统治,持续了三百年。  三百年后,蓝家出现了一位天才法师,名唤蓝忧月。彼时,玄门一族诞生了一个不死怪人,即是现在的王——玄冰。  由于这两个人的出现,蓝家和玄门一族在离渊大陆突然名声鹊起,仿佛一夜之间,便已家喻户晓。  传闻蓝忧月拥有绝世的灵力,甚至超越了破。而玄冰的不死之身极有可能预示着破的统治即将终结,因为拥有不死之身的人不再是破一人。  破知晓此二人的存在后,心生恐慌,于是设计对蓝家和玄门一族实行灭门处理。  一夜之间,杀手遍布整个离渊大陆。  彼时,离家也诞生了一个天才暗杀者——离语深,只三岁,他便已习会离家所有暗杀术。  离家素来是个杀手之家,他们同所有杀手一样,靠接受任务杀人获取金钱。所以,为了能保护好这个天才为离家扬名,长者们决意把离语深藏起来。与此同时,他们接受了破对玄门一族实行灭族的命令。  离家一直以为离语深的存在不为人知,但是,他们万万没有料到玄冰早已洞悉一切。  玄门本是普通门户,只因出现不死之人才飞来横祸。现今,面对离家的杀手,他们自是没有还手之力。玄冰似是早已知晓一切一般,早早地便潜入了离语深的所在之处。离语深毕竟只是一个孩子,面对不死之身的玄冰,他也产生了好奇之感。而后,他答应与玄冰一同去往玄门。  两个孩子,就这样缓解了一场屠杀。  玄冰提议反抗破的统治。此言一出,自是人人都会揭竿而起。但是,面对破的能力,一切仿佛就成了泡影,人心又动摇起来。这个时候,玄冰想到了蓝忧月。于是,玄冰、离语深、蓝忧月与各自的家族进行了一场预谋的反抗,支持的人极其庞大……  破的统治颠覆了,玄冰授予蓝忧月封印之术将破封印在冰山之下。此后不久,蓝忧月突然死去,不明原因。  新的王国需要一个新的统治者,蓝家的天才已死,自是失去了入选资格。离语深处处对玄冰言听计从,于是,新的王就这样诞生了。  一百年以后,离语深寿终,离家开始成为王室的辅佐家族。三大家族正式成为离渊大陆影响力的名门世家。    【先】    时至两百年后的今日,离家只剩离银月一人。而蓝家,大抵只剩下蓝璎珞。  或许,这便是宿命。  银月所住之处并不在宫殿中,王为了他的安全将他安置在一个极其隐蔽的地方,而那名唤作影若的女子便是银月在住所附近救回来的。很多年,银月除了接受任务杀人以外,便不会再与其他人接触。  离家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便是每月的月圆之日都会失去自己的力量,而蓝家则正好相反。所以,王会充分利用这一点,让银月在朔月之日去袭击蓝家的叛逆者。朔月之日,银月的力量是强的,而蓝家,即便是强大的法师也会失去灵力。  遇见影若,银月发觉她有这种与离家相同的缺陷,于是,他将她留于舍内。  银月并不了解影若,甚至不清楚她的来历和背景。对于一向独行的银月,在初,他甚至不知道要如何跟影若交流。幸而影若是名温柔体贴的女子,渐愈之后一直默默地照顾他的起居饮食,不过问其它。  和影若在一起,很安静。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安静,充满了信任与安全感,可以随意地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不必担心背叛。对于这种感觉,银月一直觉得奇怪,他并不是那种心思细腻或者缺乏安全感的人,但是,影若切实地给了他这种感觉。  很多时候,影若都不说话,只是安静地跟在银月身后。他们一起安静地坐在草地上,阳光清冽,如甘泉一般轻吻每一寸肌肤,满心的舒适与恬静。这种日子很多,除去影若或者银月的出行,他们总是可以这样沐浴在阳光下,风很轻柔,云很清淡……  朔月之日大都是银月执行任务的时候,而这个日子,影若也会失踪。影若告诉银月,每到朔月之日,她的灵力就会变得强大,于是,她为了控制自己不乱杀人,便不得不去寒冰山修养身心。每一次来回,大都要耗上三日的时间。  起初,银月也曾怀疑过。但是,时间久了,他便习惯了影若的这种变化。至于影若的灵力到底有多强大,他并不知晓。    【明】    又一次时值朔月之日,银月再次接到了任务。  原本,银月只需每间隔一个月执行除去蓝家法师的任务,但是,由于蓝璎珞的灵力在不断强大,所以,他必须抓住一切机会将她抹杀。根据王的说法,蓝家曾试图利用自己的优势谋反。为了确保民众不受波及且离家不被灭门,王授意离家突袭蓝家。  经此一战,蓝家几乎伤亡大半,存活的人都各自逃窜,不明去向。  王耗去一个多月的时间将蓝家的存活者和他们的所住之处一一查清。期间,离家在月圆之日遭受蓝家的袭击,存活者大抵只剩离银月一人。而后,银月接受了王的命令,背负着离家的宿命踏上了杀手的道路。  经过离银月的追杀,蓝家,终于只剩蓝璎珞一人了。现在,他需要做的便是将蓝璎珞除去,随后,他便可以逃离这血腥之地。  夜,依旧透出浓郁的黑色。银月突然有些迷茫,为何,蓝璎珞没有更换住所?果真,他杀不了她么?那么,自己便只有死路一条。  这条路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哪怕是在微光下,他都能如同白昼般行走。萤火之光,为何这条路上每次都会有萤火之光?如果没有它们,也许,他在夜晚永远都找不到这里。而为了行动不被发现,他永远不能在白天行动,这是王对他的规定。  还没有到达那座小木屋,银月便感觉到了蓝璎珞的力量在不住地扩散。他的眼前,光芒耀眼。  蓦地,银月停止了脚步,萤火虫在他周围挤了一圈又一圈。蓝璎珞就在他眼前。  “你每次都很准时呢!”蓝璎珞缓缓道。  银月不说话,他的眼里满是杀意。  “为什么要对蓝家实行灭门?”蓝璎珞淡淡道,似是与自己无关一般。  风扬起屡屡银色的长发,那双瞳孔,冷漠而绝情。  “蓝家没有叛变,蓝家只不过是为了替蓝忧月报仇。当年,玄冰知晓了蓝忧月的缺陷,设计杀死了她,然后,以离语深作为要挟,从而得到了王位。他并不是简单的不死之身,他还拥有强大的洞察力,如同先知一般。”  “那么,你方才所说,他也该是知晓的!”银月冷冷道。  看来,蓝璎珞简单的几句话并不能让他倒戈相向。  “这片森林就叫寒冰山,白天,它便是一座冰山的模样,只有夜晚,它才会变成你现在所见的模样。如果不是我愿意让你进来,你永远都不可能找到我。你上次杀的两个人虽是蓝家之人,但是,他们也是我的仇人。他们曾经杀了我的父母,所以,我才将你引向这里。身为蓝家后代,我背负着宗主的使命,不能随意处决他们,于是,我才借助于你。但是,玄冰才是你真正的敌人,他现在已经与当初的破没有区别了,你不过是他杀人的工具,因为他掌握了所有人的缺陷。若是你真的杀了我,那么,你的死期便也不远了。”蓝璎珞的表情有些复杂。  银月深深地望了她一眼,眼底,并不是初见时的那种冷漠。他很想否认蓝璎珞的话,可是,从她的眼神中,他看见的却是相信,就如同他相信影若一般。  “影若,你是影若?”银月的语调也不似当初那般冰冷。望着蓝璎珞的眼睛,他蓦地感觉到了那种相同的气息,那种让他无法抗拒的信任感。次救影若的时候,那种暗含的无助与孤单就那么侵袭着他的大脑,于是,他无法抗拒地将她救起。而次见到影若,他的感觉就如现在一般,是一种难以抗拒的信任。次,他发现自己可以这么相信一个人,哪怕是王,他都不曾如此。  “是。”蓝璎珞深深地望了他一眼,眼中满是欣喜。他们终于可以不必如此,不必刀戈相向,以死拼杀。他们,还可以继续做回曾经的自己,找一个地方,不问尘世。  “可是,影若,我们仍旧得继续走这条路。离家从离语深开始就与王有了永恒的协议,也许,正如你所说,他们是在被迫的情况下签订的,但是,离家必须遵从这个约定。凡是离家的人,都逃不掉成为王杀人工具的宿命。”想到王对他说的那番话,银月心里满是痛苦。本以为,真的,可以杀了蓝璎珞,然后,他可以和影若一起,离开这个丑陋的王国,可是,他却仍旧逃不掉离家的宿命。王不仅仅知晓离家的缺陷并且加以利用,他还救过离语深,而离家的后代,大抵都是离语深的子孙。  “银月……”蓝璎珞的语气突然变得哀伤起来,那些凌厉的霸气就这么突然地转变成了殇,一点一滴,侵袭着他的心。  望着她的眼神,银月突然觉得痛苦,为何,会是这般。  在这无风的森林,蓦地,扬起阵阵冷风,银月周身的萤火虫纷纷坠地。银月突然变得暴戾,像是被人操控一般蓦地朝蓝璎珞袭去。  剑穿过了蓝璎珞的胸口,旋即,耀眼的金色和交织的绿色在剑端绽开,无数的萤火虫在飞舞。银月迅速地从身后使出暗器,所过之处,仍是飞舞的萤火虫。  “银月,你是杀不了我的。”蓝璎珞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声声哀婉。她没有给银月转身的机会,只是一瞬,金色的光芒便将银月困住,使他动弹不得。随后,一束绿色的光芒从银月的头顶进入,许久,终于抽离出一块菱形水晶石。她的猜测果然没错,银月的体内有玄冰的诅咒封印,如果不是银月意念的转变,这个封印就不可能会被触发。可是,一旦取出,银月便……    【后】    金色的光芒在逐渐减淡,蓝璎珞抱着气息微弱的银月,内心的疼痛让她无法呼吸。银月望着她,蔓延的柔情在眼底肆虐,那双银白色的瞳孔就如月光一般,闪出清澈的光芒。他不说一句话,只是那么望着她。  看着他的脸,蓝璎珞痛得掉不下眼泪,仿佛有一双手在掐着她的脖颈,她不知道怎么哭泣,不知道如何言语,也不知道,要如何来呼吸。她望望天空,朔月的微光刺得她的眼睛生疼。她猛地低头看了银月一眼,他,居然在笑。  “谢谢你,璎珞。”  蓦地,所有光芒黯淡下去,触手可及的,只是黑暗……    【末】    第二日,蓝璎珞将玄冰带到了冰山之下,那里,便是破被封印的地方。随后,蓝璎珞将玄冰困在结界之中,而后解开了破的封印。  或许,这样便是的,既然都是不死之身,既然都能知晓对方的缺陷,那么,不如让他们各自争夺。胜者为王,成,终将被她改变。 共 533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异位的临床表现
昆明癫痫医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