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赣州信息港 > 汽车

沙尘之锁第五十二章天降雷音火焚巨塔

发布时间:2020-01-26 13:45:02

沙尘之锁 第五十二章 天降雷音,火焚巨塔

有那么一瞬间,龙?冯德里克想过逃跑。

逃走并不困难,虽然攻上这段城墙的蛮族部队已经被肃清,但是局面依然混乱不堪。石砌城墙因为鲜血的浸染变得湿滑无比,稍不小心就有滑倒的危险;被简单包扎的伤者躺在地上,等待着救护队的担架,呻吟声和哭泣声此起彼伏;失去了上司和战友的士兵满脸茫然的站在垛口旁边,不知道自己应该到哪里去;精疲力竭的冒险者躲在不起眼的角落里休息,彼此交换着劣质酒水和烟草。

在这么混乱的场面里,一个擅长潜行的小个子分分钟就会失去踪影,不管是什么送葬人还是处刑者,都不可能找到他的踪迹。

然而龙?冯德里克不甘心自己的任务就这么失败掉。这件事情必须冷静对待,没有证据的怀疑只是怀疑,但是这么溜走,就彻底暴露目的了。他一面告诫自己,一面露出迷惑不解的神情。

“铁大师,您的意思是说,那些沙漠蛮族打算刺杀您?”

“或许吧,毕竟我的出现打乱了一些人的计划,肯定有人会把我视为必须拔除的眼中钉。”艾弗里似笑非笑的回答说,然后移开目光,“先不说这些了,两位,请注意约束部队,告诉大家做好反击准备,那座攻城塔被大火点燃,就是反击开始的信号!”

龙?冯德里克紧张的眨了眨眼睛,“铁大师,您有办法烧掉蛮族攻城塔?可是要怎么做呢?蛮族把攻城塔守护得很严密,哪怕是您带来的护卫团精锐无比,也只能挡住源源不断出现的蛮族武士。”

“我有办法,不过只能点燃而已,恐怕没办法直接烧光。”艾弗里轻描淡写的回答说,“先去做准备吧,估计再过五分钟,就能看到结果了。”

龙?冯德里克犹犹豫豫的离开了。他知道自己现在被铁大师怀疑,所以更不敢露出反对的口风。在考文垂,铁大师的名声已经达到了某个不可置疑、不可侵犯的高度,这是荆棘花家族的刻意放纵乃至极力鼓吹所致。冯德里克简直难以想象,为什么爱德曼男爵会做出这种事情,难道他不明白,这样做会让铁大师的个人声望凌驾于荆棘花家族之上,对考文垂城邦的执政权稳固十分不利吗?

普通城卫军士兵和被征召的冒险者反倒没有什么过多的想法,既然创造了一连串奇迹的铁大师有办法点燃蛮族攻城塔,他们当然士气大振,疲乏全消,连奔跑的脚步也更加有力了。维克托头领提高声音,发出一连串命令,把这段城墙上几百名士兵重新整合到一起,形成了一支相对有凝聚力的冲锋部队。

现在就看梅林?艾弗里怎么点燃蛮族攻城塔了。这位名声大振的铁大师在众多期待的目光之中挺直身躯,屹立在塔楼废墟旁边,双手缓缓举起,仿佛捧着一件沉重而无形的东西。他的双眼闪闪发光,这不是阳光反射带来的错觉,因为战场上空早已阴云密布,仿佛天上的诸神不忍看到人间的血腥征战,闭上了尊贵无比的眼睛。

除了那位不明底细的送葬人坎佩尔——铁大师称他为阁下,这不能不让人联想起对炼金术宗师的尊称——利齿猫龙?冯德里克的个人实力在这段城墙守军之中首屈一指,比维克托头领强了不止一筹。但是由于他是被征召的冒险者,此前又没有展现出连蛮族精锐武士都能暗杀的实力,所以并没有得到与这份实力相对应的身份。

换句话说,龙?冯德里克不是指挥官,也不是军官,最多只能算是实力较强的高级士兵。战斗开始之后,他既没有权力反对来自军官的命令,也没有权力离开战场,只能跟随守军部队一起行动。

最开始的时候,龙?冯德里克还为自己的决定沾沾自喜。因为这样可以很方便的接近梅林?艾弗里,无论是想办法取得信任,还是在这名天才药剂师的后腰窝捅进一把匕首,都必须尽快接触到铁大师才行。

但是很快,龙?冯德里克就开始后悔了。在维克托头领的发号施令下,队伍开始缓缓向前运动,数百名全副武装的士兵踏着整齐的步伐,朝着混战的中心列队挺进。然而艾弗里却没有跟随着部队前进,依然留在塔楼废墟旁边,双眼闪烁的光芒强度似乎每一秒钟都在提升。

“机会,还是陷阱?”这个念头闪电般划过了龙?冯德里克的脑海。铁大师现在全神贯注于施展某个未知的熔金术技能,身边只有个头脑蠢笨的野蛮人守护,如果这时候潜行刺杀,得手的机会肯定非常大。

然而如果这是个诱人出手的陷阱就很糟糕了。龙?冯德里克对自己的身手十分自信,但是他更是个谨慎的人。铁大师全身都是秘密,再怎么重视也不过分。千面人和云雀都在此人面前栽了跟斗,龙?冯德里克不认为自己就有必然成功的把握。

如果没有十成把握,就不要出手刺杀。这是执行任务之前,龙?冯德里克得到的最严肃的告诫。铁大师不是必须死,他很有背景,也很有用,如果能够和他达成同盟协议或者至少是某种程度的默契,对于接下来的计划很有帮助。

龙?冯德里克犹豫的时间很短暂,不过维克托头领已经替他做出了选择。“跟上队伍,小子,接下来还需要你的那把短匕首呢。打完了这场仗,我要为你向执政官阁下请功!”

听上去是一番充满热情和鼓励的话,然而龙?冯德里克心底却升起了古怪的感觉。陷阱的可能变小了,他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挪动脚步跟上奋勇前进的队伍。

梅林?艾弗里施展的只是个很普通的测金术,不过不是针对某个刺客的陷阱,而是确有必要。他的精神力冲击着贴在额头的金属薄片,精确的标记出蛮族攻城塔的位置,让盘旋在两千米高空的黑翼死神迦娜恩莱斯可以很轻易的找到目标。

新生的飞翼战甲比过去更加容易操纵,速度和防御力都有很大提升。这是迦娜恩莱斯在高空盘旋的时候,心里闪现出来的愉快念头。她那件飞翼战甲的原型是一件从上古文明遗迹里面发掘出来的损坏物品,由布鲁弗莱学院修造系的几位导师仿造而成,名义上算是一件宗师级炼金物品,实际上处处都是瑕疵,说是准宗师级的炼金物品都属于恭维。

智慧之都复制的飞翼战甲完美再现了那件原型物品,看上去外表几乎相同,细节上处处都不一样。迦娜恩莱斯很清楚,以过去那件飞翼战甲的负重能力,不可能负担得起额外足足五十公斤的炽火胶。

两千米高空的空气非常纯净冷冽,脚下是厚重的阴云,头顶是宛如蓝水晶一样透彻明亮的天空。迦娜恩莱斯舒展身体,享受着阳光洒落全身的感觉,把前段时间所受的挫折和郁闷情绪全都发散出去,心灵重新恢复了平静。

然后,她听到了来自梅林?艾弗里的呼唤。

这是一种非常独特的体验。迦娜恩莱斯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无垠云海和碧蓝天空,但是当她闭上眼睛,不是眼前一片漆黑,而是一段处处破损的城墙,舍死忘生拼杀在一起的守城者和蛮族武士,一刻不停划空而过的箭矢和铅弹,以及数百米外那座坚固粗糙、险恶凶狠的蛮族攻城塔。

看来那就是目标了。

迦娜恩莱斯巧妙的调整着飞行角度,逐渐缩小了盘旋的半径。考文垂城邦能够容纳数万居民,算得上是一座边疆重镇,但是从两千米高空俯瞰,却比一张桌子大不了多少;数十米高的蛮族攻城塔更是像小孩子的玩具,蛮族武士和守城士兵如同两群拼杀在一起的蚂蚁。

从这个高度向下投掷,还要准确命中蛮族攻城塔,对于迦娜恩莱斯来说,是一件从来都没有尝试过的事情。加上还有厚重云层的阻隔,如果没有艾弗里提供的第二视野,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迦娜恩莱斯微笑起来,她就喜欢挑战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从高空掷下的重物会遭受风的干扰,或许一开始只会偏移几厘米,但是到了最后却能相差十几米乃至几十米。

只有一个办法能够解决问题。迦娜恩莱斯把艾弗里给她的计划抛到脑后,飞翼战甲稍稍收拢双翼,瞄准目标,开始一次惊心动魄的超长距离俯冲。

失重感撕扯着迦娜恩莱斯的内脏,令人窒息的气流迎面扑来,如果不是戴着特制风镜,恐怕连睁开眼睛都做不到。迦娜恩莱斯毫不在意的加速俯冲,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大地旋转着迎面扑来,吞噬了视野之中的一切。

在最后一刻,迦娜恩莱斯抽出黑色巨剑,向下一挥,斩断了系住装满炽火胶的木桶的绳索。黄褐色的木桶继续下坠,在蛮族攻城塔的顶层摔了个粉碎,随后一道足有数十米的火柱冲天而起,爆炸声震耳欲聋,仿佛天上的诸神震怒,投下了毁灭一切的神罚之雷。

在宛如火山喷发一般的炼狱火海之中,迦娜恩莱斯冲天飞起,速度甚至比俯冲下来的时候更快。飞翼战甲在灼热气浪的猛烈冲击之下颤抖起来,抖得那么厉害,换成是原来那件瑕疵品,恐怕就会在空中直接解体了。黑翼死神保持着愉快的微笑,享受着从下方传来的惊呼、惨叫和咒骂,那是对她所创造的奇迹的最大褒美。

蛮族攻城塔烧成了高达百米的冲天烈焰,黑烟滚滚,皮肉烧焦的恶臭令人窒息。围绕在攻城塔周围的蛮族武士惊呼喊叫,乱成一团,有人想要用沙土扑灭火焰,有人哭喊着向外退开;呆在底层的攻城部队试图撤出已经变成烈火地狱的攻城塔,他们用水和尿打湿衣服,硬着头皮冲入火焰之中。然而炽火胶带来的火焰威力远远超出想象,沾到火舌的蛮族武士都立刻全身起火,仿佛他们的皮肉是油、骨骼是蜡,整个人在几秒钟之内就化成了一支尖叫扭动的火把,无论是倒地滚翻还是撕扯衣服,都会让火焰烧得更猛。

热浪迎面扑来,已经用不着继续朝着攻城塔冲锋了。黑尔德兰会长亲手调制的炽火胶威力超乎想象,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把整座攻城塔点燃,塔顶的蛮族射手没了退路,宁可跳下去摔死,也不愿意在烈火的炙烤下无望的挣扎。

对于沙漠蛮族和帝国来说,这都是从未有过的攻击方式。蛮族虽然拥有一支以大鹏和秃鹫为主的空中部队,不过更多是用于侦查警戒,或者与帝国一方的飞翼部队展开空中交锋。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死神会从头顶降下,顷刻之间将到手的胜利摧毁。

“呜喝啦!”远远看到这一切的蛮族头人破口大骂起来,把已经举到嘴边的酒杯摔在地上,“叫萨满来,叫大巫师来!”他挥舞着粗壮的手臂,吼声震撼着四周的空气,犹如雷鸣一样响亮,“把能用的手段全都用上,俺要看到黑巫术淹没这道该死的城墙,俺要看到那些守卫者统统丧命!”(未完待续。)

北京北城中医医院王忠
北京股骨头医院医生
贵州治疗宫颈炎方法
北京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玉林治疗阴道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