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赣州信息港 > 汽车

龙醒法师章七恺撒是什么样的人

发布时间:2020-01-29 08:39:16

龙醒法师 章七 恺撒是什么样的人

“完了……”

伊莲夫人的庄园里,女将军虽然人还没到圣迹广场的现场,却时刻通过自己传奇强者的感知能力,关注着现场的情况。

蓝将军的举动虽然出人意料,但女将军很了解蓝将军,所以他知道,这就是蓝将军会做出来的事情。

她和诺诺的判断是一样的,那就是没人能在那样的场合下,那样的情况下,说出“不原谅”这句话来,总要做做样子的。虽然在那之后,蓝将军就会死死抓住这点做文章,进一步地得寸进尺,但谁能在那样的场合下,当众说出拒绝呢?

这就是典型地把你捧到一个骑虎难下的位置上,是蓝将军的管用伎俩了。

“恺撒他……终究还是个孩子……”女将军有些无奈,有些无力,“少年人意气用事,却不知道他这一拒绝,很多事情的天平,就会向蓝将军那边倾斜了。我的天哪,他怎么会说不接受?!”

女将军说着恼火地看向伊莲,“我早说了,让你和我一起去现场的,至少能给恺撒一点提示……”

伊莲正慢条斯理地品尝着一块甜点,并不是多么精致考究的甜品,她却吃得很是开心,舌头轻轻卷掉嘴角的一点奶油,伊莲看着女将军的眼神里透出玩味和感兴趣的神色,“你还真的是站在恺撒这边的啊?啧啧,完全不像是军部将军的立场呢。”

“我是站在军部将军的立场上,才选择站在恺撒这边的。”女将军沉声道,“击退战斗法师的人是恺撒,不是蓝将军!而你不知道蓝将军是什么样的人,他的权力欲太重了,而且行事极端。他现在做的这一切,无非是希望用舆论的力量,来影响恺撒,让他继续呆在帝国,做军部的一员,受他蓝将军掌控。说到底,恺撒之前和军部闹得太僵,第二次南北战争中的功劳太大,蓝将军只能出此下策,才有机会把他争取回来。”

伊莲眨了眨眼,故意问道:“真要能做到这点,也没什么不好呀?反正只要恺撒不跑到战斗法师那边去不就行了?”

女将军沉默了一下,低声道:“蓝将军策划让军部的老人们在绝望平原造成的那一次自杀式的轰击,我事先并不知情,但那件事情让我发自内心地觉得太可怕了……”

说到这件事,伊莲也不由收敛了笑容。

盘中的甜点已经吃光,一名侍女前来收拾了一番又退下。

伊莲看着女将军疲惫的脸色,终于严肃起来,不再开玩笑或打哈哈,认真地说:“不错,我是不够了解蓝将军,他刚才下跪的时候,我承认我完全没想到……没想到他能这么不要脸。但是,你了解恺撒吗?”

女将军眼皮抬了一下,“怎么说?”

伊莲站起身来,走到露台边缘,凝望着圣迹广场的方向,说:“我丈夫给我传讯,让我去接应恺撒的时候,老实说我是不理解的。当时我也不了解恺撒,至少不像我丈夫那么了解。但一路南下走来,我是站在恺撒那少年的身边,看着他的每一步选择,每一个决策,每一次行动的。到了现在,我敢说我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那孩子的人,而你、蓝将军、甚至是那位聪明绝顶的诺诺殿下,都不了解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说到这,伊莲露出了一丝微笑,平静的口吻中透着一种绝大的肯定:“恺撒他不是出于年少冲动,意气用事,才拒绝蓝将军的道歉的。”

女将军蹙着眉头,“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伊莲回过头来,看着女将军的眼睛,笑道:“其实你和蓝将军一样,也是希望恺撒重归军部的吧?只是你觉得蓝将军的方式是错的,在你内心深处,大概还会有个念头:如果真的诚信诚心地向恺撒道歉,他或许会选择回归军部。但我要告诉你,不可能的,无论是真诚邀请回归,还是像蓝将军这样施加舆论压力,恺撒都不会回归军部的。那少年很清楚自己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别说蓝将军施加的这么点舆论压力了,哪怕是要舍弃掉更大的东西,他眼皮都不会多眨一下,依然会坚定地贯彻自己真正要做的事。”

“恺撒他……要做的事……”女将军喃喃道,“他要做什么?”

伊莲收敛了笑容,轻声道:“是啊,恺撒他要做什么,这个问题,大概很多人都没关心过吧。大家都还是因为他的年龄,把他当成一个刚成年的小孩。”

“所以恺撒到底要做什么?”女将军重复了一遍,“如果他真的心大到想要成为军部的新的首领,我是接受的。只是真正做主的话,还要等元帅和无两位大人出关,才能……”

女将军没继续说下去,因为她看到伊莲摇了摇头,“恺撒他,只是想要变强而已,变强的目的是因为他在恐惧着什么,他察觉到了一些我们都没察觉到的危机,而以他现在的实力和能力,都没把握能够取胜,或者说他甚至没把握从中活下来。所以他其实从未在意什么军部的首领,什么南方的首领。不明白吗?他已经不在乎世俗的权力了。他只在意两件事,第一是自己的实力进步,第二是有谁愿意真心帮助他一起去面对那个他到现在都没对我们真正言明的危机。”

伊莲凝视着女将军的眼睛,说道:“能让恺撒都感到恐惧的存在,老实说,我没办法想象那究竟是什么。我只是想问,事关生死存亡的大事,一点舆论上的压力,又算是什么东西呢?我没想到蓝将军会当众下跪请求道歉,但我完全知道恺撒一定会当众拒绝道歉。最后我想说的是,如果你真的和我一样,愿意站在恺撒这边,那就别再想什么军部,也不用去现场压阵什么的,默默站在他背后,在他开口说需要帮助的时候帮他,就可以了。”

圣迹广场很安静。

所有的“原谅将军吧”的呼声都没了,就好像之前山呼海啸的场景只是众人的幻觉。

无数道目光带着莫名复杂又有些愤怒的情绪,看着那个场中间那个面无表情的少年人,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打破沉默的,是蓝将军身后的那名军部老人,他的脸色已经气成了猪肝色,一字一顿好像从牙齿缝里蹦出一句话:“小子,你是不是疯了?找死吗?!”

恺撒不看他,也不看他身后那一个个双眼阴冷的蓝将军的下属们。

蓝将军这时候抬起头来,同时抬手示意下属们稍安勿躁,然后他看着恺撒,问:“为什么?”

他还跪在地上,姿态上依然在作秀,但这句为什么,是真的在为恺撒为什么。

因为以蓝将军的逻辑,他没办法想象这个世界上会有人在刚才那样的情况下,说出我不接受,而且是那么直白、不加修饰的措辞方式!

恺撒你难道没感受到在场这么多帝国民众对你的眼光变化吗?

在他们心里,你大概立刻就成了那种功劳一大就变得不可一世膨胀起来的人吧?

而他们对你的看法,很快会变成整个南方对你的看法,你肯定能预见到这样的结果,既然预见到了,为什么还会说不?!

既然说了不,你要怎么收拾这个场面呢?

蓝将军心里想着。

宿州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新协和医院沈文华
贵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最好
遵义专治癫痫病医院
西安牛皮癣医院排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