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赣州信息港 > 育儿

出窍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2:07:14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女儿已六岁了,我也明显苍老了。    ??只是我没想到会在今天遇到孙俏,更没想到这么久了她还能一下就喊出我的名字。虽然已有七八年没见了,但她的脸上却看不出岁月走过的痕迹,还跟从前一样妩媚迷人。让人不禁眼前一亮,开始心辕意马。    ??曹媛是在与前妻朱慈离婚后认识的,今天是她从东北的娘家回来的日子,也就是说我们准备下月就结婚。我去接站,谁知就这样毫无征兆地遇见了对面走来的孙俏。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今生还能再次见到她。就像不敢相信腊月荷花开一样。孙俏是我的初恋女友,相处四年感情一直很好。然而就在我们都以为结婚早已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时候,朱慈的出现却将一切计划改变。    ??朱慈跟孙俏是两种类型的人,她更娇美,更体贴,有时像姐姐,有时像妈妈,有时像老师,有时像女儿,更多的时候则像妹妹和情人。我也不知错了哪根筋,没有多久就被她迷惑地找不到北了,然后就鬼使神差、莫名其妙地移情别恋而抛弃了孙俏。    ??看到孙俏整日以泪洗面,我竟然只是一时慌乱之后便没有了任何感觉,也许是我的魂魄早已被朱慈摄去了吧。在孙俏拿着简单的行李哭着从我的房间搬出去后,我就死人一样躺在床上睡了两天两夜。醒来时朱慈正千娇百媚地望着我,桌上摆着喷香的饭菜。    ??与朱慈结婚后才发现她是一个脾气极其爆燥的女人。尤其在女儿出生后整天不着家,不是打麻将就是跟一些不三不四的男人神侃。在她第二次夜不归宿时我终于忍不住提出了离婚。而她也刚好巴不得我放了她跟另一个身上纹了很多图案的男人鬼混去呢。    ??曹媛的出现,已是我跟朱慈分开的两年后,女儿五岁多,而曹媛是女儿的幼儿园老师。我没想到一直对婚姻失去信心的我,会从从曹媛身上渐渐找到希望。虽然这期间我曾像终于酒醒了一样对曾经的决定深深自责,也曾试图到处寻找孙俏。却始终没有任何可靠的消息。    ??女儿很喜欢曹媛,在生病的时候也曾在曹媛的怀里叫她妈妈。三个人相处的很融洽,虽然曹媛的父母一直不同意我们的关系,但是我们谁都没有放弃,这次放假,曹媛就是专门回家跟父母商量这事的,并在前几天的电话中专门告诉我在哥哥嫂子的帮助下已做通了父母的工作,准备回来。    ??两周前,朱慈破天荒地回来看女儿,虽然女儿不认她,但她还是把礼物全部留下了。走时好象哭了,这是我次见她流泪。    ??把女儿放在爷爷奶奶那里,我就开始向火车站急赶,然而前边堵车太厉害,我不得不下来走上一段路,也就是在我准备换乘另一辆车的时候,孙俏,失去联系七年多的孙俏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虽然路灯不是特别的明亮,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因为她穿的还是她离开时的那件米色风衣,还是我为她买的那双浅棕色长靴,发型也没有变。我惊得说不出话来,却听到她在唤我的名字。于是,我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身不由己地被她牵着走过了一道街又一道街,好象完全想不起自己本来要去接曹媛的。    ??孙俏的手很凉,走了很久我才突然想走来问她:“俏俏,这些年你去哪里了?过得好不好?”她没有答话,只是了回头笑了一下。这一笑再一次把我的神经都抽紧了,仿佛又回到了初恋时的岁月,与当年不同的是我像进入时空隧道一样浑身越来越冷。    ??孙俏走得很快,灯光越来越少,整个城市都被抛在身后了。我却很奇怪地感觉不到累,并且开始闻到枯草的味道,还听到了阴森森地风啸。我仿佛没有了思维,不知到她要带我到哪里去,只感觉身不由己。    ??当太阳光把我的脸灼痛,睁开眼才发现,我竟然躺在荒郊野外睡了一夜,身边除了那件风衣和棕靴依旧如前之外,根本没有孙俏的影子。也不知道挣扎了多久我终于又看到了家,看到了熟悉的一切,然而我还没来得及整理思绪便又迷迷糊糊地睡去了。醒来后听母亲说我已睡了近一周了,而曹媛因为那天一直没有等到我,在自己坐车回来的时候出了事。骨灰已被家人带走,官司仍在继续。女儿的妈妈朱慈也因染了恶疾去世了。    ??好长一段日子,我都是迷迷糊糊地处于半梦半醒的边缘,只是一想到曾经在我身边如今早已阴阳两隔的三个女人,就开始麻木地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总觉得天又黑了,女儿的呼唤也越来越远,我甚至开始什么也听不见 共 170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不射精症病症的具体讲解
昆明癫痫医院哪好
云南治癫痫去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