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赣州信息港 > 育儿

江南缺失空间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2:17:04

一开始谁也没有想到,邹教授会变成这样,大家都以为邹教授是研究失败受到了太大刺激才会忽然变成这样。他开始对着空气说话,而且经常会一个人坐着傻笑,直到,大家一致认定他疯了,把他送进了精神病院。而一连串奇怪的事,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发生的。  邹教授是一个物理学家,他对空间学说有着很浓厚的兴趣。那时候他一直研究四维空间,后来忽然说发现了一种存在于四维空间之中的生物,并开始尝试与“它”产生联系。他的助手都觉得这是一个无稽之谈。就算是真的存在,不同位面的生物怎么可能产生交流与联系。邹教授却偏偏不相信,用了两年的时间,尝试过很多办法,脑电波,甚至是梦境,他总是说自己能感受到“它”传来的信息,却很模糊,抓不到“它”想要表达的到底是什么。直到某一天,邹教授欣喜若狂地跑进研究室,说找到了“它”,并且指着身后,说“它”就在身后,而他的助手却觉得莫名其妙,因为他的背后,什么都没有。   ——楔子     一、“那个东西”   云山已经好几天没有休息了,近来来发生的一连串奇怪的事让他觉得莫名其妙。总署正在调查,可是一个月了,他们依旧找不到蛛丝马迹。他皱着眉头,端起面前的咖啡,轻轻喝了一口,脑子里闪过这些天的一些片段,那些奇怪的事,忽然想起了半个月前被送进精神病院的一位教授。他想了一会儿,忽然抓到了什么。他立刻放下手中的杯子,起身开车去了精神病院。   “陈院长,邹教授怎么样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焦急地问道。陈院长看着他,摇了摇头,苦笑着说:“教授看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和正常人几乎完全没有区别,思维逻辑也很清晰,有时候也会和我们聊天。可就是总喜欢对着空气说一些很奇怪的话,特别是这几天,他除了吃饭和睡觉,其他时间几乎都在“聊天”。说完,陈院长抬头轻轻叹了口气。女子看了看他,眉头皱了起来,似乎在想什么。过了好久,她勉强笑了笑,对陈院长说了声“谢谢”,便匆匆离开了。   云山是在女子离开后不久到达精神病院的。他一下车看到陈院长,连忙问道:“陈院长,上次那个特殊的病人在哪里?”陈院长回过头,笑了笑:“哦,是云山啊,上次那个病人在特殊病房,我带你去。”云山笑着说:“谢谢啊”。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他想了想,忽然想起来陈院长前两天去了北京,而且说要好几天才能赶回来。可是看样子陈院长似乎一直在这里。而且陈院长的胡子长了好多。照常理说,一个人两天的时间不可能发生太大变化的。云山想了一下,试探着问他:“陈院长,你上次去北京有什么事么?”陈院长停下脚步回头望着云山:“没什么,就是一个病人的症状很奇怪,他们邀我过去讨论一下病人的病情。”云山愣了一下,忽然想到:难道陈院长也碰到了“那个东西”?   没多久,云山就看到了坐在藤椅上的邹教授。他看起来并不像有问题的人,只是一直在和空气说话,让人觉得瘆的慌。云山做了几次深呼吸,刚要进去,陈院长却忽然笑了。“张云山是吧,一九七六年出生于甘肃,父亲张秉,母亲李月华。七岁那年险些掉下山,背后留下了一道疤痕。十二岁那年出了一场车祸,父母去世。你姑姑把你抚养到现在。你大学是中山大学。现在在科研总署做研究员……”邹教授还在说着,云山看着他,却觉得背后冒出了冷汗。他和邹教授从来没有接触过,可是他却能说出他的过去。他说服自己,这些事很多人都知道,也许是教授从别人哪里听到过。但是接下来教授的一句话却让他再次震惊。“其实,你有两颗心脏,对吧。”   “你和我一样,都是这个空间的特殊生物,我们能够看到正常人所看不到东西,比如“它”。”教授指了指他前面的空气,似乎没有任何东西。可是云山却看到,那片空间在扭曲,而且闪过了很多片段。他小心翼翼地问道:“那是?”“四维空间生物,他能够穿透时空,在它的眼睛里,没有过去和未来。它所看到的人类就像是一条条蠕动的虫子,从家里,到学校,到商场……到任何地方,而虫子的一头便是出生,虫子的另一头,便是死亡。这阵子你所看到的不可思议的事情,其实只是它抓住了几条“虫子”,然后弄成几段重新拼凑在一起而已,这只是它的游戏。它可以先看到一个人的死亡,再看到一个人的出生。”   云山愣在了哪里,忽然觉得这仿佛是一个梦。但他听到了四维生物对他发出的信息,严格来说,不是“听”到,而是感受到。他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却能清楚地感知到“它”发来的信息:很高兴看到你。    二、日记   总署的人正在忙碌的时候,忽然接到一份资料,是一个陌生女子送来的。石局长看着她,刚要问,女子说:“这阵子有关时空秩序混乱的问题,你在这里应该能找到答案。”局长轻轻打开,是一本日记。他小心地翻阅着,是一些实验记录和推断。他一点点看着,忽然停了下来。他看着上面的东西,手开始轻轻颤抖起来。  2009.10.08 天气:阴  我感觉到“它”似乎和我一样,在试图联系我,并且发出了某种信息,我能感受的到。那是一种直接传输到大脑的信息,这说明它有着比我们更先进的文明,能直接用大脑和我们交流。  我开始努力感受着信息,可是很模糊,我不知道它想要“说”什么。我试图与它联系,用大脑将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可能“它”怎么也和我一样,只能感受到和能模糊的一部分。但这就足够了。这证明的确有存在于不同位面的生物,并且存在着比我们更为先进的文明。  我知道他们不会相信我说的,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有着两颗心脏。小时候我被称为“怪胎”,但现在我终于找到了另一颗心脏的意义,那就是可以跨越是空的限制来和不同维度的生物交流……  2009.12.17天气,小雪  这两个月以来我一直在尝试与“它”建立稳定的联系,想要清楚地接收到“它”所要表达的信息,但很遗憾的是,每次我所能感知到的都是很模糊的一部分,似乎在跨越维度的时候传输的信息一部分丢失在了混乱的空间里,不知道传去了哪里。我尝试催眠,在梦境里感知它的存在,或是脑电波,将自己的脑电波转换成信号发射出去,希望“它”能接收到。  直到今天我正在看电视,它忽然传来了一条很清楚地信息:你好,我来了。我开始以为是错觉,但紧接着我便看到了“它”。次看到“它”的感觉,就像是你看见空间中出现的裂缝,而“它”在我眼中就是这样一种奇怪的存在。我尝试着与它交流,于是我像它发出“你好”的信息。他接收到了。他对我“说”:“你可以用三维空间的交流方式与我交流,我比你高一个维度,可以明白,但四维空间生物的交流方式你无法理解,所以我只能将信息传输到你的大脑中。  我知道,我成功了……  石局长一页一页地翻看着,日记到2010年一月八号就结束了,后面几页似乎是被人有意撕去的。而那些怪事,是从十二月底开始的。他看到日记的每一页右下角都写着潦草的“邹”。他皱着眉头响了一会儿,对身后长在工作的第三小组说:“你们几个,和我去找邹教授。这些日子发生的事,可能真的和他有关。”    三、 开始  这些事情一开始并没有人注意到,直到某一天住在福苑小区的张柯莫名其妙从家里跑到了北京,并且回来以后说了很多事情,而这些事情在之后的半个月里都发生了。他的家人很奇怪,问他是怎么预测到这些还未发生的事,他却像什么也不知道一般。  接下来的事情更无厘头。有些人一夜之间从一个地方去到了另一个地方,或是莫名其妙的白了头发,长了胡子,还有人回到了十几年前的样子,连穿的衣服都和照片里一模一样。问他们的时候,有些人会说着是十几年前的事,却说是昨天或是前些时候,刚刚发生的。而那些变老的家伙,则是说着一些还没有发生的事,而且还很认真,似乎他们真的是从未来回来的。而空间研究所终于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把这个问题报告给了总署。可是总署却不知道该从何入手。现有的资料的都是介于当前的空间维度所做出的推断,但谁也没有接触过这个空间以外的东西。所以没有人想到这是另一个空间的生物跨越了维度。  “石局,会不会在我们的三维体系是出现了类似虫洞的东西,才会使空间秩序发生混乱,导致过去的或是未来的人回到了现在的空间?”小组的陈靖岳看着石峰问道。“正常来说当某一件事发生以后,过去的那片空间便成了一片虚无,因为已经发过的事情是不可能产生变化的,而未来还未发生,充满未知变数,即使过去与未来连接到现在的这个时空,但绝不会是这个时空将要发生过或是已经发生过的事物。”石峰看着手中刚刚送来的资料,说道:“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在平行空间里,每一个时空有着同样的人或事物。他们从别的空间来到这个空间以后代替了这个人的位置,进而改变了时空的秩序。”  其实如果他们能够拥有两颗心脏,也许一切都会变得很简单。可惜一个人拥有两颗心脏和四维生物,在他们的认知里都是不存在的。  而云山也就是这个时候开始发现异常的。他发现他开始接收到一些莫名奇妙的信息,像是一些很奇怪的文字,或是很奇怪的语言,他试图将接收到的信息写到纸上,却发现根本不知道那些信息是什么,甚至连那些接收到的类似文字的信息,他也没有办法写下来。他觉得有些无趣,便拿起一组的资料看了起来  12.29幸福小区4#1442张禾,  01.08福苑小区10#0213李一民  01.15第三大道507户端木北  ……  他看着,都是有过那些经历的人。他开始怀疑这一连串奇怪的事件与给他发送信息的家伙有关。他想了很久,却想不透那到底是什么。直到有一天他在家里泡咖啡的时候,他又一次收到了信息,不过这次他清楚地“听”懂了“它”说的话:你好,我是四维生物。你是我在三维空间体系中找到的第二个特殊的人。我不知道你的语言是哪一种,只好将每一个位面的语言信息都传输给你,希望有一种你能够理解。  “四维生物?”云山小声说了一遍,忽然间想到以前看到的有关四维空间生物的一点资料,他皱着眉头想了想,如果真的是那样,那这一切就容易解释了。他忽然想起半个月前被关进精神病院的以一位特殊的病人,是因为幻想与思维生物交流被送进精神病院的,据说是因为研究失败受了太大刺激。而那些事,云山本能觉得与那个人有关。云山想了想,决定去见见他。    四、真相  云山看着眼前的四维生物,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它”,就像是一条空间裂缝,没有任何形态,没有任何颜色,似乎只能“感觉到”,但他却真实地看到了。他的心被狠狠地震了一次,没想到真的会有这样的生物存在。  “你可能会疑惑‘它’为什么要跨越维度来到这个时空,因为有另一个四维生物在‘旅游’时将某一种文明遗落在这里,所以他需要我们帮他找回遗失的文明。”邹教授看着他,笑了笑。  云山还未来的及反应,便听到身后传来石局的声音:“云山?你怎么也在这里,难道你也知道了?”  “嗯,是四维生物,‘它’真的存在,并且这一段时间所发生的时空秩序混乱的事,都是因为‘它’。‘它’需要寻找遗失在这个三维空间里的文明,而这段文明就是某个人缺失的一段空间,所以他才用这种游戏,试图拼凑出那个人所缺失的那段空间,现在‘它’已经找到了。”云山一点一点翻译着四维生物所传来的信息。  “那现在结束了?”石峰看着云山问道。  “嗯,‘它’也要回去了。‘它’说对着次的打扰很抱歉,因为在他们眼中三维空间是很简单的空间,没想到会给我们带来这么大困扰。”     五、尾声   一切似乎都结束了,那些人又回到了现在这个时空的秩序,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什么。  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有一片空间,正在缺失,但那不是所谓失落的文明,谁也不知道,四维生物的生存,需要吞噬时空。也许多年以后,他们会突然发现,谁突然就变老了,而那段缺失的时空,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共 453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包皮过长的症状有那些
昆明癫痫病医院
昆明癫痫病公立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