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赣州信息港 > 时尚

梦道霏花 第五十章 国运动荡

发布时间:2020-01-10 12:25:49

梦道霏花 第五十章 国运动荡

走入到皇宫之后九玄才知道这个地方有多大,里边建筑重重叠叠,宛如群山林海,给人一种一望无尽的感觉,看着这些气势磅礴的建筑,九玄丝毫不怀疑若是让他一个人进来的话,不出一时半刻他就要走丢。

儒墨辰则是在心中把眼前的皇城和自己那方世界的皇城做了个对比,发现眼前这座皇城比自己前世所见的那做皇城还要大上不少,这让儒墨辰不由的惊叹于钟华帝国的富裕。

似乎是看出来了两个人惊叹,南宫濯缓缓开口说道:“二弟三弟,一会你们可要跟紧了,这皇宫里建筑繁多,一个不留神就会迷路,千万不要走神。”儒墨辰和九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至于秦少白,南宫濯不看也知道他的脸上不会有什么过多的神采,所以干脆不管他了,反正他相信以着那小子鬼精鬼精的性格,是绝对不会走丢的。

然而秦少白此时脸上还真的发生了一些变化,只见他满脸怀旧的看着皇城中的景色,似乎是在看一位故人一般,看了一会,只听他喃喃道:“还是原来的那副样子啊,一点变化都没有,不过如今却是已经物是人非了,今天就让我看看这位新的国君怎么样吧。”

就在几人从容的跟着那位士兵走着的时候,皇宫内却是已经翻了天,南宫耀原本在一处大殿内闭着眼睛静静的等待着南宫濯的到来,就在刚在他手中的九龙玉玺突然间开始颤动,这种情况南宫耀从未遇到过,他看了看依旧在自己手中颤动的九龙玉玺,眼神中浮现出一抹惊骇,这东西代表的可是国之气运,如今九龙玉玺开始颤动,这是不是意味着国之气运也发生了什么变化呢。

想到之前老师说的话,南宫濯顾不得等南宫濯了,只见他双手捧住九龙玉玺朝着一个方向疾步走去,出了门后南宫耀七拐八拐进了另一方大殿,大殿内满布不知名的发光宝石,宛如星星点点,把整个大殿映衬的如梦如幻,在大殿的正前方游动着一条虚幻的金龙,此时这条金龙正不安的扭动着身子,似乎是在畏惧着些什么一般。

看到这条金龙后,南宫耀先是一惊,然后急忙用目光在四周扫视一圈,终于在大殿左侧的一个角落里看到了他想看的那个老人,见到那个老人后,南宫耀急忙朝他走去,走近后南宫耀才发现在这人的眼前有着一滩鲜血,见到这滩鲜血,南宫耀只感觉自己的心都揪起来了。

似乎是听到了脚步声,老人先是抬头看了看南宫耀,然后又把头低了下去,用虚弱的声音说道:“徒儿,你来了啊,为师这一次挺不过去了,你也不用费力为我请什么医生,为师的身体自己有数。今后为师不在的日子里你可要照顾好自己,记得另寻良人,以保你江山永固。”说着颤抖着伸出手,似乎要抓些什么都样子。

见此,南宫耀急忙单膝跪下把手伸了过去,握住南宫耀的手后,老人又抬头看了看南宫耀,见到他脸上的泪痕,老人抬起另一只手为他擦了擦后说道:“徒儿,不必为我哭泣,我不是和你说过嘛,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人终有一死的,我这一生已经过得够精彩了,这般离去,你该为我高兴才是。”

说着,只见老人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似乎是这个动作对他来说太过于艰难,老人的脸上刚浮现出微笑,便吐了一口鲜血,见此情形南宫耀急忙抚了抚他的后背,南宫耀很难想象眼前这个狼狈的老人就是几天前他见到的师尊,想到几天前老人精神抖擞的样子,南宫耀不由的看了看大殿前方的金龙。

看着那条不停游动的金龙,南宫濯对着老人哭声说道:“师尊,你这么这么傻,你的身体状况你又不是不清楚,为什么还要强行使用这金龙窥运术啊。”听到南宫耀的话后,那老人摇了摇头说道:“北方大军压境,此时国运又动荡不堪,我怎么可能不担忧,虽说我几日前和你说过你会遇到贵人,并因此国运大涨,但万事无常,使用这金龙窥运术实在是无奈之举啊。”

听到老人的话后,南宫耀不由的哭出了声,见他这幅样子,老人拍了拍他的后背说道:“乖徒儿,你现在已经是一国之君了,怎么可以轻易哭泣。”感受着后背的拍击南宫耀哭的更厉害了,他边哭边说道:“徒儿现在宁愿不做这个一国之君,要不是因为国君天命,徒儿就可以给您跪拜行礼了,这些年您照顾我太多了,本想着让您颐养天年,没想到最后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老人欣慰的拍了拍南宫耀的肩膀说道:“徒儿,你的心思我都懂,不必自责,为师从小看着你长大,你什么样子为师心中有数,希望你能挺过这次命劫,以后做一个贤明的君王,莫要让为师失望啊。”

听到老人的话,南宫耀急忙保证道:“师尊放心,徒儿一定谨记您的教导,以后不会让您失望的。”老人听到南宫耀的保证后,欣慰的笑了笑说道:“这样我就放心了。”说完后,他看了看地上的九龙玉玺,看着玉玺微微颤抖的样子,老人缓缓说道:“徒儿,这次国运动荡是福是祸我也说不清楚,但是万事小心,一旦有所差池,那就是万劫不复之境。”

南宫耀看了看不停扭动着的金龙,又看了看眼前的老人,不由出言问道:“师尊,您知道这次国运动荡的原因吗?这种动荡简直闻所未闻。”老人此时的状态似乎更差了,只见他闭着眼睛朝南宫耀招了招手,示意他附耳过来,南宫耀把耳朵贴到老人的嘴边后,脸上的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流个不停,在心中自责道:“你为什么这么不懂事,师尊都这样了,你为什么还要问问题啊。”

似乎是猜出来了南宫耀心中的想法,老人勉强笑了笑说道:“徒儿,为师说过,生死各有命数我的命数合该如此,不用为我伤心的,至于你问为什么国运动荡,这个我也不好回答你

,因为这种程度的国运动荡我也没有经历过,但是结合种种传说,为师有一个猜想,不知道你想听不想听。”

南宫耀哭着点了点说道:“听,听,师尊说的,徒儿都听。”老人听着南宫耀哭腔,不由的叹了口气,然后慢慢说道:“你啊,就是太重感情了,以后千万要改,记住我和你说的,帝王本无心,唯有如此你才能保的你江山太平。”

听到老人的教导,南宫耀停止了哭泣,擦了擦眼泪说道:“徒儿知道了,师尊您不要说话了,保存点体力吧,我这就请人给您看看。”

老人摇了摇头,小声说道:“我说过,我的身体状况我清楚,这一次用金龙窥运术我本就是燃烧生命使用的,如今就是神仙临世也救不了我,徒儿你就不要白费力气了,接下来你就慢慢听我说,我说的话你都记好了,千万不要遗忘了,这关系着我们整个钟华帝国,也关系着你的命运。”说着老人又吐了一口鲜血。

南宫耀扶了扶老人的后背,急忙说道:“是师尊,徒儿一定谨记师尊教导。”说话间眼泪在眼眶中不停的打转,要不是因为老人说过不让哭的话,南宫耀恐怕已经哭起来了。

老人握了握南宫耀的手说道:“不必如此我的时间不多了,徒儿你听我说,这次国运动荡为师有一个猜测,根据各种史料和传说记载来说,能让国运金龙如此不安的只有传说中的那个人。”这话让南宫耀有些疑惑的下意识问道:“那个人是谁啊?”问完后南宫耀又后悔了,不由的在心中想道:“师尊都这样了,你还问那么多做什么,把话记在心里过后自己琢磨就好了嘛,这样岂不是平白给师尊增添负担。”

老人听到南宫耀的问题后,笑了笑说道:“徒儿你这个问题问得好,那个人就是传说中一统所有国家的千古一帝,帝王尊,如今应该是这位来到了皇城之中,所以国运金龙才会这样。”这番言论让南宫耀惊讶道:“帝王尊?那种人物怎么会到我们钟华帝国来。”

老人摇了摇头,声音越来越小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刚刚施展金龙窥运术后看到国运金龙的情况我也是吓了一跳,经过一番思索后才有了这个结论所以这两天你要注意来你皇城中的生人,千万不要有所得罪,不然就是灭顶之灾。”

听着老人越来越小的声音,以及最后的嘱托,说着说着老人的嘴唇停止了动作,见此南宫耀不由的仰天痛苦道:“师尊,徒儿对不起你啊!”随着他这一声哭吼,国运金龙应声而散,化作星星点点飘散在大殿之中,望着这些光点,南宫耀只感觉自己的心似乎也碎了一般,只听他喃喃道:“帝王本无心,帝王本无心,师尊,徒儿会做个明君的。”说着朝着老人的尸首叩了三个响头。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二济困医院预约挂号
九龙坡区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贵州癫痫病医院什么样
中山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湖北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