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赣州信息港 > 健康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正文正文第715章

发布时间:2020-01-29 23:22:23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715章

覃文岚的话让陈兴吓了一跳,“小覃,别急,慢点说,怎么回事?”

“组长,刚刚我们住的几个房间被人闯进来了,电脑里的资料都被删了。”

“被人闯进去?怎么可能?”陈兴瞪大了眼睛,那里是军分区,楼下还有卫兵,谁有胆子硬闯?

“组长,具体的情况我也弄不清楚,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其他人现在也正在查,我先赶紧打通知您。”覃文岚苦笑,“组长,现在要报警吗?”

“先不用,我马上回去看看。”陈兴眉头紧拧着。

挂掉,陈兴朝江海军招了招手,“海军,咱们现在回招待所。”

临走前,陈兴深深的看了项小海一眼。

“组长,怎么回事?”江海军一边和陈兴往外走,一边问道。

“招待所的电脑资料都被人删了。”陈兴脸色难看。

“什么?”江海军大吃一惊,反应跟刚才陈兴如出一辙。

“组长,那里是军分区招待所,什么人能够闯进去?”江海军不可置信的问道。

“现在也说不清楚,先回去看看什么情况再说。”陈兴神色严肃,今天这一一连串的事情,着实让人措手不及。

两人走到门外,正准备打车时,突然,一人朝陈兴撞了过来,陈兴还没反应过来时,手头的档案袋就被对方抢走。

“尼玛,追。”陈兴目瞪口呆,在警局外直接被抢?仅仅是片刻的失神,现实连给陈兴太多反应的时间都没有,陈兴就不得不和江海军奋起直追。

抢档案袋的男子从旁边的巷子拐了进去,陈兴和江海军不熟悉这里的地形,没办法分开包抄,只能一起在后面追,而偏偏就在这时候,巷子陡然里开出一辆人力三轮车,开得歪歪扭扭的人力三轮车一下子将陈兴和江海军的去路挡住。

“闪开。”陈兴有些怒发冲冠。

一把推开三轮车,陈兴和江海军再追上去时,对方的身影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妈的。”看着空空如也的巷子,陈兴气得大骂一声。

回头看到那辆人力三轮车还在慢慢开着,陈兴愤怒的调头往回走,拦住了车子。

开车的是一个老汉,头发斑白,脸上满是皱纹,看起来是靠踩人力三轮车营生,陈兴刚刚急着追人,没注意看对方,这会打量着对方,陈兴心下一怔,压着心里的火气,“大伯,刚刚谁让你开车出来的。”

“这位小哥,你这话说的,我刚送一位客人进这小巷子,人家到了目的地,付了钱,我当然就要往回开了,还得到街上接着拉客呢。”老人听到陈兴的话,哑着嗓子道,声音有些沧桑。

陈兴听到对方的话,眉头微皱,“你送的客人呢。”

“这我哪知道,送到小巷里,人家说到目的了,下车付钱走人,我总不至于跟在人家后面吧。”老人看着陈兴,撇着嘴,“你这小兄弟说话也真是有意思。”

老人说着话,见陈兴还拦着,不由道,“喂,小哥你要是没啥事,别挡着我的路,我还要上街拉客,老头子我就靠这个吃饭,你可别耽搁我的时间。”

老人自顾自的说着,陈兴却是死死的盯着对方,有一刹那,陈兴突然想将对方扣下来,转念一想,今天突然发生的这一连串事,如果都是对方精密策划的,那就算这老人也是他们的人,眼下对方既然还敢将这老人留在现场,那显然也不怕他们深查。

不知道沉思了多久,陈兴走开,没再拦着对方。

“组长,就让这老头子这么走了?”江海军看到陈兴的举动,皱眉道。

“你觉得就算将他扣起来,能有多大用处吗?”陈兴脸色难看,今天算是彻底栽了个大跟头了。

“组长,那现在怎么办?”江海军看了陈兴一眼,算是多年纪检老手的他,今天碰到这一连串的情况,也着实是有点发懵,一时半会都没有头绪。

“走吧,先回招待所。”陈兴无奈的叹了口气,想了想,又道,“不对,先去报警再说。”

“组长,咱们就是在警局门口被抢的,再加上里头那帮人的奇怪举动,你觉得报警有用吗。”江海军苦笑,往警局里头指了指。

“就是没用也得报,先把表面功夫做了再说。”陈兴冷笑,他又何尝不知道江海军潜台词说的是什么意思,但眼下事情发生了,先虚以委蛇一番再说,这出戏演到最后会是什么结局,大家走着瞧。

“海军,你去报警,我先回招待所。”陈兴看了下时间,道。

同江海军说着,两人分开,江海军折回警局,陈兴拦了辆车返回招待所,车上,陈兴冷静的想着刚刚的一幕,平静下来,陈兴也猛然想到一个问题,刚才他和江海军准备离开警局时,项小海除了一开始象征性的说下要安排车子送他们,后面等他们真正走时,项小海并没有什么表示。

事实上,陈兴也没有想过要坐对方安排的车子,同项小海初次打交道,陈兴内心深处就已经十分排斥这人,但对方刚刚连最起码的客套都没有,那只能说明一个可能,对方恐怕也怕他们会坐警局安排的车子离开。

如果他们是在警局内就坐车离开,那么,刚刚被抢档案袋的一幕显然就不会发生。

按这个逻辑分析下来,很多事情其实都一目了然。

“真的是狗胆包天到如此地步。”陈兴喃喃自语,今天的事,对方看似一环套一环,安排得很周全,但其实根本经不起推敲,很容易就让人怀疑,但对方敢这么做,显然也不怕他们怀疑了,只要没有明摆的证据,对方就可以公然抵赖。

很显然,眼下的情况大家都心知肚明,就差撕破最后一层脸皮。

陈兴沉思着,再次响了起来,这次是秦明华打来的,陈兴愣了一下,接了起来。

“组长,宁书记通知你到泉宁来。”里,秦明华道。

“让我到泉宁?宁书记有说什么事吗?”陈兴神色一怔,隐隐想到什么。

“那倒没有。”

“明华,我原本已经在去泉宁的路上,不过遇到了点事,现在又折回云田了,怕是没办法立刻赶过去,你跟宁书记解释一下,傍晚之前赶回泉宁,看有没有问题。”

“组长,云田那边没啥事吧。”秦明华听到陈兴的话,关切道。

“没啥事,一些跳梁小丑罢了。”陈兴撇了撇嘴。

“没事就好,组长,那我先跟宁书记解释一下,回头再给你。”秦明华道。

“好,我等你。”陈兴点了点头。

收起,陈兴颇有些头疼的搓了搓脸,事情赶在一起,陈兴这会颇有些分身乏术。

想着宁德岩特意让他过去,陈兴心里微微一凛,事情真的会是如他心里猜测的那般吗?

广安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华山医院正规吗
安阳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牛皮癣
菏泽妇科医院排行榜
常州看妇科去哪个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