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赣州信息港 > 健康

强击法神 第十六章 挑了奥德烈

发布时间:2020-02-15 19:28:40

强击法神 第十六章 挑了奥德烈

李小末没等莫迪,直接去了战争大厅,在没有元素之魂前,他对这具身体也无能为力,赚些金币才是正经事。

还是那个房间,还是那个助手。

他的斗篷非常显眼,助手一眼就认出他了,不过也只是点了点头,这是助手的准则,不会向参赛者询问任何无关的事情。

“帮我挑战九级参赛者。”李小末身上还有三千多金币,以他五级的身份,挑战九级也不过需要两千五百枚金币,足够了。

他很快连胜两场,心里有些失望,就算是九级参赛者也没什么难度,想遇到高手的话,只能碰运气了,不过他主要的目标是赚钱,也无所谓了。

趁这一场结束,助手告诉他,因为他昨天胜了一场七级参赛者,按照现在的战绩,他已经是级别最高的九级参赛者了。

针对这些具有很强的军事能力的参赛者,战争大厅提供了积分制,进入九级后可以获得赠送的十点积分,此后同级之间的比赛除了五百金币外,还增加了一点积分的赌注,每连胜十场为一个单循环,可以额外获得十点积分,每五个循环可以额外获得五十点积分,每十个循环可以额外获得一百点积分。

也就是说,连胜一百场除了自身赢得的一百点基础积分,还可以额外获得十次单循环的一百积分,一个五循环和一个十循环的一百五十点积分,一共是三百五十点。

当然,有赢的人肯定就有输的人,如果积分降为负十,那么就会成为无积分状态,比赛中无法增加积分赌注。

对这里的很多参赛者来说,积分是远比金币还要宝贵的东西,因为积分可以兑换物品,其中有一些非常稀缺,甚至有钱也难以买到。

这是为了激励有军事才能的人专门提供的额外奖励,不止岚风有,整个拉泽斯联盟都有。

李小末没急着进行下一场比赛,让助手帮他调取了兑换清单,他想看看究竟有什么东西。

很快他在白晶桌面上找到了让他心头乱跳的东西,一颗核桃大小的乳白色珠子,标注了数量还剩一颗,这里叫石魄,在他的世界里,叫元素之魂。

一千点积分,这是兑换清单里最贵的东西。

“帮我挑战九级参赛者。”以他的定力,声音中都带了些迫不及待的激动,他担心仅剩的一颗被别人兑换了,助手好奇地看了他一眼。

连胜了三场,他并没有花掉多少时间,有元素之魂的激励,他已经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第四场,难度来了,随机抽取的平原地图,对手的人类军团攻势凌厉,简直是在当灾厄军团用。

“战场绞肉机”。这是对手的名字。

不过战场绞肉机显然是低估了对手,他打得太嚣张了,就像是大人打小孩的感觉。

半个多小时,人类军团全灭,李小末摇了摇头,对方是高手,但高手就不该轻视对手,这个错误犯得实在不该。

助手惊讶地看着他,已经忘了记录。

“无敌的寂寞战胜战场绞肉机,当前排名九十五,战场绞肉机退出榜单。”大厅里突然响起了突兀的女声,是通过大厅扩音器传出来的。

一阵脚步乱响声,似乎很多人从隔间里跑出来了,大声的议论着。

“无敌的寂寞?没听过啊,什么人?”

“不知道啊,从来没听说有这么个人物,前两百的?”

“前两百根本没这号人物,这一点我可以肯定。”

“快,看看他的战绩。”

李小末也蒙了,原来战场绞肉机竟然是排名前一百的人物。

少时白晶屏幕那边有人大叫:“这小子是新来的,一共才打了十三场,胜率百分之百。”

“我看看我看看……从一级连续打到七级,然后全是打的九级,这是什么人?他要有这本事干脆直接从一级挑战九级算了,何必还要跟低级的打?”

李小末脸上发烫,直接打九级也得有钱啊,这不是连挑战的钱都没有吗?

只有他身边的助手知道,昨天这小子来的时候只有五百金币……

算算时间,离上课也不远了,下午水系班要去城外实战,李小末也不好全天逃课,准备到外面吃点饭回去了。

刚到大门口跟里面出来的一个壮汉撞上,他跟小鸡似的直接被甩了两三米远,撞在门框上眼冒金星,差点没喷血,这都是什么人啊?

撞他的人站住,气冲冲地叫道:“不长眼……李小末,是你?”

“奥德烈老师?”李小末一愣,奥德烈的头上好像在冒火,得有多大恨啊?不就是撞了一下吗?再说吃亏的又不是你。

“你在这干什么?”奥德烈把他从门框边上拉过来,一看脸都撞得通红,有些不好意思了,问道:“没事吧?”

李小末揉了揉脸,再有火也不好计较啊,只得苦着脸道:“没事,我进来玩玩,你这是跟谁呕气?”

奥德烈道:“原来你也喜欢兵推?恩,这很好,别整天无所事事,走吧,回学院,路上再说。”

李小末的脸色更苦了,这还没吃饭呢,但能准备办呢,奥德烈简直跟人形巨兽似的,现在又黑着脸,能不得罪就别得罪了,刚才无意之中撞一下都差点喷血。

没走多远,李小末更不敢说话了,奥德烈竟然就是“战场绞肉机”,这家伙气得都要发狂了,说着又开始咬牙切齿:“这个该死的无敌的寂寞,找到他我非教训他一顿不可,老子已经连胜四十九场了

,就差这一场没拿到五循环的五十积分。”

李小末小心翼翼地问道:“参赛者的资料并不对外开放,你也查不到吧?”他说这话心里都没底。

奥德烈道:“上榜的有几个是查不到的?不上榜的是不想查,大家都在这一个圈子里,低头不见抬头见,我这个战场绞肉机谁不知道?哎,你叫什么?”

“我,我叫花花。”

“放屁,花花是我朋友。”

“啊?那我记错了,我叫牛牛。”

“牛牛?恩,年青人就得像牛一样,起得好。”

李小末陪着干笑,脸上都要苦出水了,如果不是每个人只能进行一次登记,他现在都想把名字改了,哪天非得挨打不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