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赣州信息港 > 旅游

媒体人大代表涉诬陷人大可以不批准公安抓人照片

发布时间:2020-03-27 15:45:36
媒体9问“药儿园”:为何频频底线失守?

枫韵幼儿园家长正在用自己的方式维权。9问“药儿园”

枫韵幼儿园、鸿基新城幼儿园重新开园,虽然学校门口布置一新,甚至装潢了彩球拱门,但复学的孩子还是寥寥无几。

底线失守,便会出现太多的“想不到”——想不到“三鹿”会含三聚氰胺,想不到“蜡笔小新”会含工业明胶,更让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亲手将孩子送进幼儿园后,老师竟然会给我们的孩子喂药,不吃就罚站,一吃就三年。幼儿园变成“药儿园”,好好的一个天使愣是被他们弄成“药罐”。

钱的魔力真的就这么大?想不到!

3月12日,《新民周刊》率先大篇幅调查报道对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枫韵幼儿园违法给幼儿集体喂食“病毒灵”的问题进行了暴光,舆论一片哗然。让人始料未及的是,这竟然只是冰山的一角,3月13日,一样是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下属的鸿基新城幼儿园也被曝存在一样的问题,紧接着吉林省吉林市、湖北省宜昌市也相继有“药儿园”被查处。

3个地区,7所幼儿园,“被吃药”的儿童总数最少2000名,问题不可谓不严重,虽然其实不足以表明这是一个全国普遍的现象,或说这是一个行业的潜规则,但这些事实已经足够引发人们的耽忧。

梳理这些案件,会发现它们有着惊人的相似。

为了孩子,为了不再出现“意外”,这一次,我们必须拷问,寻根究底。

1问:“民办”为什么老失事?

3月16日上午,1辆工程车开进了西安市枫韵蓝湾小区,停在了枫韵幼儿园门口,工人将镶嵌在这所幼儿园墙壁上长达7年之久的“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枫韵幼儿园”几个大字铲了下来,并用涂料抹去了印迹。

但枫韵幼儿园的劣迹并不能随之抹去,因为涉嫌非法行医,幼儿园法人代表孙雪红、园长赵宝英、保健员黄林侠已被西安警方刑拘。

这所民办幼儿园目前已被当地政府全面接收,教育部门宣传他们已选派了“经验丰富、能力突出的优秀幼儿园管理干部”担负枫韵幼儿园的园长,并从全市知名幼儿园抽调了81名“具有资质的优秀保健人员”。

各个工作组开始挨家挨户给家长们做工作,希望他们能在第二日将孩子送到幼儿园上学。但家长们却有很多顾虑,家长王欢对《新民周刊》表示,大班“太阳班”的家长们草拟了几条复园的要求,其中一条就是要求新安排的教师必须和家长见面,召开家长会,且要保证本学期不能随意更换教师。

很多家长期望枫韵幼儿园能转为“公办”。这1想法,在鸿基新城幼儿园的家长中一样具有普遍性。

鸿基新城幼儿园也是一家民办幼儿园,法人也是孙雪红,目前鸿基新城幼儿园的园长等人也一样因非法行医被刑拘。

枫韵蓝湾小区与鸿基新城都是西安市较大规模的经济适用小区,2007年9月,枫韵幼儿园开园,2011年9月,鸿基新城幼儿园开园。《新民周刊》了解到,这两所幼儿园都是小区的配套规划,在案发前,小区居民一直以为这两所学校是公益性的,由于抬头都是“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

由于附近公办幼儿园稀缺,枫韵幼儿园、鸿基幼儿园在客观上确实也解决了所在地区幼儿们的“入园难”,根据西安市政府统计,两所幼儿园共有幼儿1455名。

从上个世纪90年代末开始,随着我国城市范围的不断扩大,城市实际居住人口的激增,尤其是学前教育意识的普遍提升,各地的学前教育资源都出现了严重的供需不平衡,不断出现的民办幼儿园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政府在学前教育领域投入的不足。

不过,由于民办幼儿园在硬软件尤其是师资气力与管理能力上的先天不足,再加上监管不力,问题频频出现。2011年,致使19名幼儿死亡的甘肃庆阳小博士幼儿园校车事故,和后来在浙江温岭等地不断出现的虐童事件,都是这1问题的突出表现。

《新民周刊》调查发现,吉林芳林幼儿园和湖北宜昌馨港幼儿园也都是民办幼儿园,其中前者共有4所分园、361名幼儿,后者招有209名幼儿。

截至本刊发稿时,芳林幼儿园已被停业、撤消营业执照,馨港幼儿园也正在接受调查。

2问:为什么都是“病毒灵”?

经查,在没有法定资历的情况下,从2008年11月至2013年10月,枫韵与鸿基新城两家幼儿园冒用其他医疗机构的名称,从4家医疗批发零售企业前后分10次购进了盐酸吗啉胍片(病毒灵)54600片,给幼儿服用。

警方的调查结果是,两家幼儿园这样做的目的,都是为了保证幼儿的出勤率,增加幼儿园的收入。

《新民周刊》调查时发现,对这个说法,家长们普遍认同,家长王欢告知记者,孩子如果缺勤一天,幼儿园就要退一天的费用,大约在15元左右,如果孩子缺勤超过10天,学校就要退还一半费用,而此前,确切有一些家长在孩子生病后,如果请假到达7八天,就干脆给孩子多请几天假。“学校肯定不划算了。”

尽管是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下属的幼儿园,但枫韵与鸿基这两所幼儿园并不是公益性,而是营利性的,各个班的学费都在每月一千元左右,且教师以及保育人员的工资直接与孩子的出勤率挂钩。这也就不难理解孙雪红等人指使教师给孩子们喂药的动机了。

吉林市芳林幼儿园,1共有4所分园,目前高新辨别园已被查实给孩子们喂食的“聪明豆”其实就是“病毒灵”,董事长助理王丽娜、园长张新宇、园长助理郭月辉已被涉嫌非法行医刑拘,总园园长也被控制,其他3所分园违法用药的情况也在进一步取证核实。

根据《新民周刊》了解,芳林幼儿园和湖北宜昌馨港幼儿园用药动机一样也是为了保证收益,提高出勤率。

使人惊讶的是,涉案的这些学校选择的都是抗病毒处方药“病毒灵”,有怀疑认为是不是与药厂推销、回扣有关。

本刊调查认为,这1说法恐难成立,或与本钱有关,由于一瓶100片的病毒灵售价只有1.5元。

枫韵幼儿园1名家长在医院工作,他推断可能就是由于售价低,西安、吉林、宜昌这些幼儿园才不谋而合都想到了“病毒灵”。

但他认为,枫韵幼儿园与鸿基新城幼儿园是同一个法人,管理上肯定是一套思路。

3问:副作用到底多严重?

焦虑是目前这7所幼儿园(包括芳林幼儿园4所分园)所有家长一致的表情,几近所有的家长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都表示对孩子长期服药后的健康状况很忧虑。

西安市政府新闻办公布枫韵等两所幼儿园自述给幼儿服药的规律是每一年年龄2季换季时,小班的孩子每次半片,或一片,将药片溶进白开水,每天一次,连服两天,大班每次一片,连服三天,一般上午10点服药,有时也增加服药次数。

但事实上,给孩子用药的规律,至今仍未有明确的调查结论,枫韵幼儿园一些家长向《新民周刊》反应,该幼儿园有老师承认孩子一直吃,只不过每一个月吃药的周数不同而已,而这与幼儿自述的服药经历相吻。家长王欢质疑,“如果仅仅是年龄换季吃,那孩子们根本吃不完5万多药片!”

4岁女童“西西”在妈妈的陪护下告知《新民周刊》:“必须吃,老师看着。”“药很苦。”

“西西”的妈妈王女士则根据孩子们的回想推断,幼儿园每周一至周三给孩子们喂药。

用药的规律直接关系着药物的副作用,因此家长们迫切希望得到最终的调查结果。

家长们普遍反应孩子出现头晕、肚疼、瘙痒、大便干燥、盗汗等症状,还有一些男童下身红肿,女童下身分泌物增多。

但这些症状与该药在医学文献上“出汗、食欲不振、低血糖”的副作用记载又不吻合,为此西安市组织的专家组给出结论,认为翻阅此药的相干文献及资料,未见其他不良反应。“如出现不适症状,建议医学观察。”

专家组的意见引发了家长们的不满,枫韵幼儿园大班“青青”的妈妈就对《新民周刊》表示,孩子在健康状况下被喂食了三年的成人处方药,已经超出了药理实验的实验条件,专家们不应当简单背书。

目前,西安市、吉林市、宜昌市都在组织涉案幼儿园的幼儿在指定医院接受免费体检。

3月15日,西安市政府新闻办通报,目前共有664名幼儿进行了体检,项目包括:血常规、尿常规、肝功、肾功、血糖、心肌酶谱、腹部B超,从已出结果的393名幼儿看,体检正常者328人。

也就是说有65名儿童体检不正常,但对不正常的具体内容,并没有详细说明,西安市卫生局还通报除发现少数幼儿个别项目异常,并没有发现共性指标异常。

通报称没有发现“男孩子下身红肿”、“女孩子下身分泌物增多”的症状,且肾水肿在已出结果的393名幼儿中没有发现。

记者注意到,吉林与宜昌涉案幼儿园的孩子自述症状与西安涉事幼儿园孩子反应的惊人一致,也是盗汗、肚疼、头晕、瘙痒、大便干燥、男童下身红肿、女童下身分泌物增多。

长期服用“病毒灵”究竟会对幼儿产生怎样的副作用,家长们很关切。

秋季夜间咳嗽怎么办
奥利司他胶囊减肥效果好不好
退行性骨关节病治疗药有哪些
奥利司他胶囊减肥效果快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