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赣州信息港 > 美食

天帝是怎样养成的 第八百五十八章 杀在时机上的招

发布时间:2020-01-16 23:55:08

天帝是怎样养成的 第八百五十八章 杀在时机上的招

一伴随着画面回溯,很快的那被错过的一幕,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角落之上,但见杨小开双眸微闭,按刀而立。

不语的他,这一刻除了呼吸之外,在没半点气势溢出。

面对这一幕,原本无比错愕的众人,无疑更加愕然,完全没想到在发招之前,杨小开居然就那么简单的站着,什么都没...。

不应该啊?

那样的一刀,怎么会如此简单,完全没有任何准备就达到了?

要知道杨小开本身,可是直接被封印了绝大部分实力的,如今的他基本上和普通的圣境级修士没什么两样了。

这样的实力,别说击杀炼狱骸了,即便只是针对同样实力的修士,也将无比吃力才对。

是阵法吗?

脸上一抹异色,不少人直径看向了自己身边辅修,眼中露出疑问。

主修疑惑,辅修此刻脸上的疑惑之色,同样也不少。几乎看到杨小开情况瞬间,紫发女子几人首先联想到的就是对方用了阵法,可不管他们如何专注的去看,去找,依旧没有发现半点阵法的迹象。

怎么会???

而在众人无比疑惑的时候,很快的炼狱骸出现了,并且开始了他之前完成过一次的战斗。

一秒,五秒,十秒。

时间不断流逝,终于来到了炼狱骸被无量宫的修士们拖住脚步,不得不动用杀招进行清场。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杨小开终于动了。

锵~!

伴随一声刺耳锋鸣,按住已久的刀,终于出鞘。

只见其深吸一口气,沉腰弓步,右手在后握刀,左手在前压住刀背,杨小开作出了犹如泥工铲土一般,简单无比的动作。

时间,缓缓流逝。

终于,在众人怪异的注视之下,炼狱骸中刀的前一秒来到了。

但见杨小开双瞳豁然一睁,脚步随之一震。

嘭!

犹如激流,身形一瞬超越音速,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径来到了炼狱骸的身后,一刀捅出。

呲!

那最初让所有人无比惊愕的画面,直径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而也因为这一个画面,这一刻所有修士都沉默了,脸上带着无比的异样,面面相觑起来。

能够洞穿炼狱骸的刀,在他们眼里,无疑应该是高深的,是玄奥的,如同惊鸿一瞥,如同当初姜东来对决那般,羚羊挂角,浑若天成。

然而,事实却与他们所想完全不同,太简单,太平淡,完全没有他们期待之中的那种惊世一击。

就在所有人都无比沉默的时候,但见数十,不,应该说数百名主修直径深深吸一口气之后,心有余悸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好可怕的一刀...。”

唉?

伴随着他们吐出的话语,刹那间,在场绝大部分修士其脸上都不由自主露出了惊诧莫名的神色。

这一刀,可怕吗?完全不觉得啊,不说其本身平淡到乏味的地步,只要略微感应到了,不仅能够轻松避开,转手反杀都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

面对四周围人的反应,吐出这句话的主修们这一刻脸上直接一抹冷笑,眼中有的是赤裸裸的五个字。

不懂,请闭嘴。

没错,这一刀是很简单,一旦感应到了,圣一境修士都能躲开吧...。

“这一刀,这辈子期望自己都不会遇上...。”

“的确,真要遇上了,那就太特么操蛋了。”

没有解释,这种招数,能懂的人看了自然懂,不能懂的人,就算说了也白说。

而就在所有人都沉默的时候,那被定住的战斗画面,再度开始了,直径回到了杨小开将炼狱骸绞成粉碎,其开始恢复时候的画面。

显然,道外盟的高层们,也看懂了其中的内容。

仅仅片刻,被砍碎的炼狱骸恢复了过来,此刻的它双眸带着一抹惊异,并没有第一时间动手。

“好招。”

如同看懂了的人一般,片刻后炼狱骸眼中一抹赞叹之色道:“完美的时机,完美的角度,避开了我一切感知到的可能...。”

“那一招,那个位子,即便提前知晓了会有偷袭,恐怕也难将之躲开。没想到无量宫修士,还有你这种人存在,这一颗心脏,死的不枉。”

简单数语,场内姑且不说,场外九成的修士一脸呆滞。

那一刀,有那么夸张吗?

“蠢货,还不明白吗?这一刀对于炼狱骸而言,只有中刀这个结果,没有其它。也就是说反应过来的时候,刀已经插在你心脏上面了,懂了吗?”

面对依旧无法理解的同伴,不少看懂的修士忍不住爆了粗口了。

啊?

脸上一抹呆滞,听着这么一个解释的众人,彻底傻眼了。

只有中刀结果,没有中刀的过程??

这怎么可能???

“妈的,仔细思考一下炼狱骸说的话啊,避过了一切感知,也就是说刀被洞穿之前,处于什么都不知道状态。”

“就如同睡着了一般,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刀已然洞穿了你的心脏,那个时候杀猪刀也好,水果刀也罢,它惊艳不惊艳,对于你而言还重要吗?”

“废话,都死了,被什么刀杀的自然没有意...?”

白眼一翻,被吼不少修士张嘴就要说什么,然而话语说道一半,解释之人直接打断道。

“居然还没明白,说你是猪,都特么侮辱了猪了。”

“重点不是刀法,重点是出刀的时机啊,在炼狱骸明明醒着,并且还是在战场之上,最为警惕的时候,避开了对方所有的感知,如同让对方熟睡过去一般,一刀捅穿了它的心脏。”

“我问你,若是在你睡着的时候,你身边的人突然给你来了一刀,你会是什么感受?”

“啊...?”

双眼直接瞪大,说道这种程度,若是还没办法理解的话,那就真是白痴了。

那一刀,的确在他们眼中平淡无比,简单无比,完全没有任何高深的地方,事实上也是如此。

可问题在于其出现的时机,出现的地方,对于炼狱骸而言,那一刻他就如同睡着了一样。

因此杨小开的那一刀,并不惊艳,也不决绝,但是对于炼狱骸而言,就是避无可避,挡无可挡的一刀。

刀法不可怕,可怕的是对方对时间的把握上...。

涟水县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诸城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佛山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南宁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扬州哪家男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