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赣州信息港 > 故事

玄符 第541章 是谁?

发布时间:2020-01-16 20:49:16

玄符 第541章 是谁?

进入雷室,周围墙壁上镶着有晶石,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傅然打量起来,这雷室不过数丈大小,其内仅有一张石床,再无其他,视线环顾,终于在门口处看见了一个凹槽。

将银色晶石插入其中,下一刻,傅然便感觉到雷室内出现了强烈的波动。

啪!

毫无征兆,一道雷电突然出现,准确无误的落在了傅然身上,雷电袭身的那一刻,他身体出现一丝颤抖,瞬间便是恢复如此。

不过这雷电却并未消失,而是融入了他的体内,在周身游走,却并未伤害他自身。

“这雷电有些奇妙。”傅然忍不住赞了一声。

雷电袭身,却有一丝雷电进入了他的体内,在他周身游走,没有伤害身体,反而在淬炼他体内的玄力。

虽然多数玄力都在玄宫之中,不过若是将玄宫的玄力调出分布在周身呢?

一念至此,傅然来到石床前,盘坐而下,双眼闭上,与此同时,玄宫内的漩涡转动,玄力疯狂涌出,遍布傅然整个身体。

啪啪啪!

又是雷电袭来,不过这一次却是三道雷电同时出现,再次落在傅然身上,每一道雷电都会有一丝融入傅然体内,在周身游走。

感受到体内玄力的细微变化,傅然满意点头,不过又突然皱眉,这雷电似乎有些弱了。

难道是这四等雷室的雷电不够,他并没有着急,现在还刚开始,说不定后面的雷电就厉害了,他这样想着。

的确如同傅然所想那般,雷电出现越加频繁,数量也越来越多,到最后,几乎整个雷室内都是雷电在游走,那等模样好似雷电海洋一般。

一个时辰后,傅然张开双眼,身上衣衫已经破烂不堪,皮肤泛黑,但是他的眉头却依然皱着。

“还是太弱。”

即便是现在整个雷室都是雷电之力,但是对于傅然来说,依然太弱,当下他便是起身离开了雷室,寻到青年,言明了自己的意思。

“换六等雷室。”傅然开口说道。

闻言,青年微惊,这六等雷室可不简单,虽然比四等仅仅高了两等,但是这两等却是相差甚大,有些人在四等雷室看似轻松,但是到了五等雷室就狼狈不堪。

在他看来,傅然嫌四等雷室太弱,五等就应该差不多了,若是前往六等,恐怕无法坚持半日时间。

不过既然傅然要求,他也不会多说什么,开口道:“六等雷室每日六万玄液。”

“那先一月时间吧!”傅然沉凝半响,开口说道。

一日六万,一月就需要一百八十万玄液,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好在傅然累计了不少玄液,倒是足够,只是让他有些心痛,要知道一般任务做下来,一个人能够分到的玄液也不过数万而已,这里一日就需要六万,实在太贵。

四等一日四万,六等一日六万,莫非这里是玄液消耗是几等几万?

傅然没有询问,而是将玉牌交给了对方,一扫之下,一百八十万玄液消失。

“右手第三排雷室都是六等,一月后你必须出来,若是不出来,一日消耗玄液九万。”虽然不认为傅然能够待上一月时间,不过青年还是按照规矩说了一声。

傅然点头,收起玉牌与一枚新的晶石,转身向右手第三排雷室行去。

不过刚走出两步,身后便是传来青年的声音:“若是无法坚持,最好出来,雷电淬炼的确有很大的好处,不过若是因此破坏了自身就得不偿失了。”

面对青年的提醒,傅然道了一声谢。

他并不知道,青年所说算是含蓄了,若是无法坚持而强行待下去,被雷电破坏了自身,岂止是得不偿失那么简单,搞不好连实力都要退步,甚至以后还无法提升实力。

这种事情之前就发生过。

来到六等雷室,傅然进入,将晶石插入凹槽中,下一刻,雷电袭来,和四等雷室一样,仅仅只有一道,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数量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频繁......

青年靠着木椅,雷殿很少有人来,自然是因为拥有雷电属性的学员稀少。

他的目光不时望向傅然所在的雷室之中,现在已经过去半个时辰了,但是雷室石门紧闭,没有开启的意思。

“又是一个不知死活的小子。”青年缓缓摇头,傅然不过是一个魂玄境中期,一般来说这样的实力在四等雷室最为合适,其中一些可以在五等雷室,但是想要在六等雷室久待,不太可能。

“玄液没了可以再赚,有些东西没了,可是找不回来。”青年自语,在他想来,或许是傅然心痛一百八十万玄液,这才舍不得出来,毕竟这玄液可是不会退回的。

转眼间,三日时间过去,这个时候,青年的面色终于出现变化了,难道是这小子受不了雷电淬炼,昏了过去?

在雷室修炼,不会出人命,但是昏死过去却是时常发生。

可惜,从外面是无法打开雷室,否者他倒是要进入查看一番。

青年并不知道,此刻的傅然哪里昏死,反而比什么都精神,这里的雷电太合适了。

虽然现在的他一身衣衫尽毁,皮肤焦黑,甚至还传出了焦味,但是他却浑然不在意,双目紧闭,感受着进入体内雷电之力......

就在傅然在雷室的时候,学院却是炸开了锅,当年的事情再次发生了,居然有人布置阵法困住了学员。

南区聚集了许多人,不但有南区学员,还有其他三区,甚至连三年老生也出现一些。

他们的目光都落在那散发着淡淡光芒的屏障之上,目光怪异。

六月红回到东院,也使得他的事迹被传开,所有人都知晓六月红当年的所作所为时,这事却再度发生。

阵法内,卫平卫青二人面色铁青,被人用阵法困住,任谁都不会心情愉悦,更重要的是他二人根本不知道是谁什么时候布置的阵法。

“这人真有意思,做这样的事情居然都不叫上我。”人群中,杨蝶一副咬牙模样,似乎没有参与到这件事上让她很不开心。

闻言,步瑶等人轻笑,视线落在阵法上,目光之中闪烁光芒。

这两个阵法虽然看似并不多高明,不过相互之间却有着联系,似乎就是为了困人而设计出来的,他们都不是阵师,自然不知道如何破解。

不是阵师不代表无法破解阵法,只要破坏阵眼就好,可是他们却是看不出阵眼在何处,而且这件事与他们无关,自然不会主动去帮忙。

云序与月仙子站在人群中,面色也不好看,他二人是南区的领导者,南区出现这样的事情,自然是让他二人面上无光,相对而言,南区的另一位领导人郑希却是面露淡笑。

“你还笑得出来,你见多识广,这阵法如何破解?”见到郑希的模样,云序也想笑,不过怎么看都是苦笑之意,开口说道。

郑希耸了耸肩,无奈道:“我对阵法一窍不通,而且在我所知之中,我们这一届之中,也就那么四人略懂阵道。”

“他们在哪里?是哪个区的人?”月仙子问道。

所有人都望向郑希,这布置阵法困住卫平卫青两兄弟的这人,很有可能就是郑希口中的这四人之中。

“很不巧,这二人数日前都外出执行任务了,还有二人都被困住呢!”郑希开口道。

闻言,所有人都陷入沉凝之中,难道是三年老生?

现在新生还没有入院,而在他们两年老生之中,似乎也没谁懂阵道,除了郑希口中的那两人,可惜那两人数日前就外出了,那么不会是这二人,莫非是三年老生又要对他们出手了?就算要出手,也不该对卫平卫青二人出手呀,这二人在这一届学员之中也只是中等而已。

当然更不可能是卫平卫青二人。

“我们帮不上忙,告辞了!”步瑶忍着笑意,对云序等人微微欠身。

步瑶和东区其他人都走了。

在回东区的路上,杨蝶始终皱着眉头,再看看步瑶的背影,突然上前,问道:“你知道是谁?”

闻言,一旁的夏秋等人都是竖起了耳朵。

“当初在聚英台之争的时候,卫平卫青二人就利用阵法困过傅然,而且前段时间,你们难道忘了?六月红可是傅然同在屋檐下一段时间。”步瑶虽然没有明言,但是意思再明确不过。

“该死的,居然不叫上我,而且这家伙怎么选择这两个家伙,要困就应该困三年老生呀!”杨蝶一副气恼的模样,惹得众人发笑。

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在笑杨蝶,还是再笑傅然,亦或者是在笑卫平卫青二人。

天津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丽都白癜风医院口碑怎么样
贵阳的癫痫医院
上海癫痫病治疗费用
河南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