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赣州信息港 > 金融

【军警】职工代表 (小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9:14:23
职工代表 (小小说)
文/崔树恩

早晨一上班,我们工会主席就打电话给我,让我去他办公室一趟。
领导交给我一项任务,根据农场场长的指示,不让蜿蜒河分场的赵大哈明天参加职代会了,让我去具体落实一下。
至于为什么不让赵大哈参加职代会,领导只字末提,想必不提肯定是有原因的,我也没敢多问。从主席的表情上看得出来,他对这件事心理或许也不那么痛快。
我想这事要办也简单,给赵大哈所在单位领导打个电话,领导跟他打个招呼也就结了。回到办公室,我操起电话,把电话打给了蜿蜒河分场场长。
“喂,场长嘛?我是工会。我们主席让我和说一下,你们有个叫赵大哈的职工代表,领导的意见明天职代会就不让他参加了,你通知他一下吧!”
“对,对,对,领导不让他参加就对了,像赵大哈这样的害人精,就不该让他参加!”这是电话传来的声音。
“那好,你通知他就行了!”
“不行不行呀,你是不知道赵大哈这个犟驴,八匹马也拉不回来,我要去说他非骂我不可。还是你来谈吧,你一定要来呵!”
一个分场场长竟不敢和一个老百姓谈话,这让我难以置信,又感到好笑。人家是科级,我充其量股级还是付的,咱也不敢给人家发号施令,我只好说:“等我请示一下主席再说!”
我又跑回去向主席报告,主席脸色凝重起了,情绪有些紧张地说:“我马上给你派车,你赶快去,务必给赵大哈做好工作,不能让他明天到会,这是场长交待的,咱们办不好是没法向场长交待的!”这时我才意识到这并不是件小事。
既便要给人家做工作,总得搞清楚为什么不让人家参会吧。我壮了壮胆问主席。据主席说,去年开职代会,场长亲自参加蜿蜒河分场代表团讨论。这个赵大哈当着场长的面,说他们那里的干部整天就是吃喝、打麻将、搞破鞋,正经事啥也不干。他还质问场长,你为什么不管管?指着场长的鼻子说,不管就是失职赎职。
“职工代表是职工民主选举的,四年一届,不到届,咱能说撤就把人家撤啦?”我确实觉得不让赵大哈参会违背工会法,我想提醒一下主席。
“你就别教条主义了,咱们太认真,非惹怒场长不可,咱们还想不想干?”主席急头白脸地对我说。我这是纯粹多嘴,什么法不法的,从来法就没有权大,我怎么忘了这茬呢。
三月的北大荒算是初春,但没有走出冬天的门槛。田野里依然白雪皑皑,公路两旁的白杨树依然瘦骨嶙峋,只有车轮碾过的积雪有溶化的痕迹,这是春的信息。我坐在小车上,偶然能看到有小松鼠横穿公路,过去看到了非一惊一乍不可,今天我却完全没了兴致,因为我感受到自己身上有了某种压力。
在蜿蜒河分场和分场场长沟通了情况,统一了意见后,我问分场场长:“你们既然知道赵大哈是个剌头,干嘛要选他当职工代表?”
“谁不知道选职工代表选那些能维护领导的?我们提后选人的时候,也没提他的名,也不知道谁在下面搞非组织活动,我们提的人选没几个人投票,老百姓百分之七八十地把票投给了他。选上了咱也没法不让人家去。谁知道他去了,在会上胡说八道,不仅往我们头上扣屎盆子,还敢跟大领导叫号!”
单位领导对赵大哈义愤填膺也在情理之中,他毕竟打了人家的脸,而且打的不轻 。当然,会说的不如会听的。赵大哈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单位领导的丑事端出来,没根没据他也轻易不敢说。
分场场长叫人把赵大哈叫来了,让我亲自和他谈。赵大哈来了坐在我的对面。他红红的脸庞上刻着深深的皱纹,头发花白,但两眼炯炯有神。我是按和单位领导事先商量好的路子说的。
“这个,这个,今天职代会领导考虑参会人数太多,吃住不太好安排,打算减少一下人员。考虑你快退休了,你就不参加了吧,我今天是受领导委派来和你谈谈!”
赵大哈低着头没吱声。
“我们没有别的意思!”
此言一出,赵大哈抬起头,白了我一眼,二话没话,抬屁股走人,硬把我晒在哪里。
分场场长意思是说,他己经知道不让他参加会了,他就不能去了,没有那么没脸没皮的人。
我觉得这样不行,他的行动己经表明了他的不满,不让他明确表态,那是不把握的,我坚持要和他再谈谈。
分场场长又派人四处找他,却不见人的踪影。他们说赵大哈晚上在晒场打更,晚上能抓着他。我们主席左一遍电话又一遍电话催我快点回去,明天要开职代会,家里忙不过来了。我向主席汇报了情况,主席也不敢再追我回去了。
等到天黑以后,我来到晒场打更房。推开门一看,赵大哈弓着腰坐在里面,有滋有味地抽着卷烟,我即便进去坐下,他也没理睬我。
“大叔,我知道你为不让你……”
没等我把话说完,他开了腔。
“小伙子,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们为什么不让我去开职代会,是要封我的嘴!”
“大叔大叔,没这事,没这事,你千万不要想的太多了!”我赶紧说。
赵大哈显然还在生气,“我这个职工代表是大伙投票选的,我就该替大伙反映意见,我总不能辜负大家,去捧臭脚,去吹喇叭抬轿子吧?”
“那是,那是,职代会就是民主管理民主监督,哪能不让提意见呢!”我说。
赵大哈长叹了一口气,说,“行啊,不让提意见咱就再也不提啦,何必讨人嫌!”他把烟蒂扔在地上,“好了,你也不用多说了,你大叔上了岁数,但还不糊涂,俺也是个党员,俺懂规矩!”
他说这话我听了很高兴,不用多说了,规矩是什么?规矩就是纪律。要守纪律的话,不让你参会,你就不能参加。这仅仅是我的理解。
当我从打更房出来的时候,天己经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赵大哈打着手电送我到小车旁,嘱咐我,“道不好,雪要化了结冰路滑,开车走道中间,小心掉沟里!”也不知道怎么了,他的话在我脑海里勾起了伟人的一句诗——人间正道是沧桑!
第二天,职代会如期在俱乐部里开幕。会场内,主席台上悬挂着醒目的会标,一位领导拿着稿子,照本宣科地在讲话,会场里坐得满满的人们在安静地听会。我在会场的侧门旁,抱着一大摞子材料,准备间休时发下去。我无意地扫视了一下会场,突然发现过道上出现了一个人,他走到过道中间停了下来,然后可着嗓门喊,“我是赵大哈,我是赵大哈……”我细细一瞅,果然是赵大哈,我立马紧张起来。主席台上讲话的领导停止了讲话,在吃惊地看着他。台下的人们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他。当他感觉人们都在注意他的时候,他又接着吼道,“我是赵大哈,是大伙选出来的职工代表,没有谁能剥夺我开会的权力,没有谁能剥夺……”他在说一句的时候,用力在空中挥动了一下拳头。这时只见两名维持会场秩序的警察冲上去,一人抓住他一只胳膊,把他压出会场。见此情此景,我好像做了一场恶梦,彻底傻掉了。

共 25 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职工代表是指由企业全体职工在民主选举的基础上产生的。 职工代表不仅代表着职工的利益,也代表着职工的智慧,是职工的代言人,企业决策的参谋。崔老师的这篇微小,实事求是,真实地讲述了当年服务与职工代表大会,亲临一位职工代表未让参加的故事。赵大哈究竟是怎样一个,场里明知道他是职工代表又为什么不让他参加会议.....一连串的问题,引发故事的刨根寻源。其实赵大哈是个好人,是个敢于讲真话的人,也是一位心地善良的人。小说结尾处,出乎意料,精彩之处,就是把赵大哈的形象描写的入木三分,活灵活现。是的,没人可以剥夺职工代表开会的权利......小说语言凝练,主题突出,弘扬正能量。好小说共赏!感谢赐稿!问好崔老师!【编辑:林雨荷】
1 楼 文友: 2016-05-1 20:49:50 小说语言凝练,主题突出,弘扬正能量。好小说共赏!感谢赐稿!问好崔老师!辛苦了!创作愉快!致安!
2 楼 文友: 2016-05-1 20:59: 8 感谢雨荷老师为《职工代表》写的编者按!在基层如何发扬社会主义民主是个比较突出的问题,不容忽视。这个故事是在真实故事基础上创编的。
 楼 文友: 2016-05-14 16:5 : 小说围绕赵大哈的代表资格展开,怕他又不敢明说,千方百计不让他参加会议。写出不正之风,接地气,也弘扬了正能量。我很喜欢。语言,情节也不错。欣赏,学习!祝再接再厉,多出佳作
4 楼 文友: 2016-05-14 17:42:48 谢谢鹰鸣老师点评!我在向你学习,要想写好小小说,我知道,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便利妥纸尿片好吗
孩子口臭
老人夜尿增多治疗方法
瘀阻脑络症中药方剂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